故事看得很是恣意,完完全全投入到路易斯和塞尔玛的旅行中,虽然是陌路的两人。沿路的风景虽然有无赖的招惹,虽然有苍凉的荒原,虽然警军在后步步紧趋,远远近近的声音,一怦一怦的,这条不归路,指向的是自由。

 前几天米高梅公司宣布破产,这个拍出了著名的“007系列”电影、《猫和老鼠》动画片和许多名著改编电影的公司,这个以一声狮吼为logo的公司,就这样烟消云散了。我打开电脑里封存已久的《末路狂花》,这部由米高梅摄制,1991年上映的电影,以这末路,祭奠米高梅的末路。
        这部电影号称女权电影,影评人也分析了其中各种男权的象征,以及女权的反抗。不过我不想说女权,权利必然是因为没有才会去呼口号争夺。分析女权的人也只是站在男人的角度上,来藐视这卑微的反抗。就像一个人看着一只蚊子吸自己的血,他总有把握将蚊子拍死的,所以他对这蚊子的存在津津乐道,不过是用来昭告他的慷慨。
        我想说的是女性的自我解放。
        影片的主角是两个女人,塞尔玛和路易斯。路易斯是酒吧侍应,大口大口抽烟,还奉劝年轻人不要抽太多烟。她的男朋友詹米常在外面混,并无成家打算。路易斯也乐得一个人过日子,没事带塞尔玛玩。塞尔玛是一个娜拉式的女人,十四岁遇到她丈夫,十八岁结婚,这个男人主管了她的一切,她只能呆在家做家务。路易斯提醒塞尔玛:“他是你的丈夫不是父亲。”塞尔玛从父亲的家走到丈夫的家,永远被当成玩偶,这跟娜拉是一样的经历,所以她也跟娜拉一样,心理不成熟,有一种心无城府的童贞与风情。这两个人一次不告而别的度假,构成了她们对各自生活的出走。
        表面看来,路易斯的出走已经不足为奇,因为她本来就很会出去玩。所以先来探讨一下塞尔玛的出走。塞尔玛也即是娜拉的出走,许多人探讨过。鲁迅在《伤逝》认为,娜拉出走后并没有那个与爱人共患难的能力,她会逐渐变得脆弱神经质,变老变丑,疑心重重,最后回到那个可以给她安逸生活的家,出走以失败告终。但我认为,这还得看娜拉是个怎样的人。娜拉的摔门而去,是一种反抗,但她也只是因为意识到自己受了压迫而下意识去反抗,她并不是从内心觉得自己就应该离开这个家。她并不想解放自己。但是塞尔玛,她跟娜拉不是同一类人,她带了一把枪。这枪是丈夫买给她防身的,可她从来没用过。枪是塞尔玛潜能与潜在欲望的象征。虽然她险遭卡伦强暴之后,仍然轻易相信了骗子乔迪,但在乔迪让她体会到闺房乐趣同时也把她们的仅有的钱骗走之后,她内心的欲望就爆发了,显示出比路易斯还要坚定的勇气。从她劝说路易斯让乔迪搭顺风车时,她已经在挑战自己的底线,这是有意识的挑战。她从前可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良家妇女啊,让乔迪上车这种行动已显示出她在排挤丈夫在自己生活中的位置。骗子偷了她们的钱逃之夭夭,她们陷入了绝境。绝境最考验人性了。这时候的路易斯是失声痛哭,而塞尔玛却果断地拉起路易斯,叫她别哭,说会有办法的,下一个行动她就去抢劫便利店,把骗子教她的抢劫时的俏皮话背得一字不差。她绝对是故意的,她放纵自己这样做,她在释放内心的恶,享受那种破坏规则的快感。对她来说,这是冲破束缚,这是自由,她很明确。而娜拉是不明确的。
        然而这个时候的路易斯呢?她生活看似随意,却是个谨慎的人,做事很有计划。所以当事态发展到超出她计划范围,她就会慌张失态,不知所措。她跟男友借钱,也说得那么客气。她杀了要强暴塞尔玛的男人,这么坚决是因为她在德州杀了强奸她的男人。这件事成为她心头阴影,对男人的不信任绵延到她跟男友的相处上。但是她没有料到,男友在觉察到她似乎要远走高飞一去不回时,飞到了她去取钱的地方,向她求婚。而且他看起来,就是那种会去送牢饭的男人。路易斯的出走得到了好报,她本该在此停下。可她还在往前走,谢绝了男人的好意。目的地是墨西哥,她已经跟那些等待着荒芜着的日子一刀两断。她已无法压抑自己,从前那些娱乐,只不过是在等待期间的消遣。她要去寻找,那完全属于自己的、未知的不在计划内的生活。这便是她原则的出走。
        她们不报警,不依赖一个外力来改变自己的状态。她们的一切选择都出于内心的欲望。在这望不到尽头的荒凉的公路上,她们进行着自我的解放。注意到她们的座驾,那辆1966产的绿色雷鸟了吗?1966年,美国各地爆发反对越战的游行。觉醒与反抗,我觉得是这辆车的寓意。看《越狱》,逃亡一定要不断地换车。但是这两个女人,一辆车开到底。期间她们本可以开警车、开油罐车,偷开汽车旅馆里任何一辆车,可这绿色雷鸟却伴随着她们跃入大峡谷。不得不说,绿色雷鸟是她们精神的物化啊。
        娜拉出走能否成功,取决于她内心对自由的渴望和学习的能力。如果她愿意,完全能成为像塞尔玛一样持枪抢劫开枪爆人家油罐车的悍女。而我总觉得她是被逼走的,如果处在海尔茂给她的安逸生活中,没有逼债这回事,她能自己领悟到这种生活的缺陷,从而出走,这才是女性的自我解放。能留的时候选择不留,能停的时候选择往前走,这才是自我解放。不是为了好日子,而是因为我乐意。
        2000年法国出了一部片子《操我》,也是两个女人开着车拿着枪逃离了原本的生活,想要做爱就拿枪指着男人逼他们操自己,获得纯粹的肉体之欢,无关心灵和爱。两个女人之间的友谊很动人,但没有《末路狂花》拍得有情怀。《浓情巧克力》中,由朱丽叶比诺什饰演的吉普赛女人薇安,带着小女儿以及母亲的骨灰,四处漂泊,传播古老的可可秘方。那骨灰是她背负的责任,是吉普赛人世世代代浪迹天涯的烙印,但是她遇见强尼戴普饰演的船长,她爱上他,她在小镇停留,她让骨灰随风飘洒,等待他。去留随心,这才是自由。
        只是这解放,也只属于有能力的女人。脆弱无知的人,永远没有自己的世界。
        所以,我最讨厌那些傻兮兮还自以为纯洁的女生了。
        

       影片《末路狂花》的结尾处,在悬崖边、公路的尽头,两个金发碧眼的白种女人一飞即越的飞车镜头,给观众们流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一飞跃,不仅让影片中两位女主人公得到内心的心灵救赎,也颠覆了整个世界影坛的历史。

本来塞尔玛是一个与世无争,安于现实的小女人,或者说那些特质在她的世界中是显性,削弱着她内心潜藏的那种焦躁、热切、疯狂,而路易斯,她外表酷感,内心坚强、独立而隐忍着一段秘事,像是塞尔玛生命中的一团火,而她的后劲让这把火燃得更旺,她渐渐从这种解放的自我觉醒中找到了快乐,一发不可收拾,走向了小众社会的另一头。

2010/11/7

   《末路狂花》是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一部作品,该片以美国典型的公路类型片的形式展开,以两位女主人公“路易斯、塞尔玛”在周末驾车外出旅游为背景,在途中不经意间的一次抢杀中,遭遇了关于对女性的性别、地位、以及家庭、爱情等种种一系列的问题的思想变化以及人物性格转变的塑造。这一系列的戏剧冲突,导致了两位女主人公彻底的自我心灵的交流,从而使两位主人公从“温室的花朵”变成了“路边的野花”。

当那飞扬起尘土的车,跨着空气,使向终极的世界,我无法止住自己的眼泪,虽然她们笑着,那么坚决的终止了这最后的旅程,她们终于不是借宿于这个只懂盲目追求的社会,她们的车张开了翅膀,要去远方。仿佛塞尔玛纯白的裙角在风中飞扬,她们那么年轻,美丽,难道还有比这更值得去拥有的东西吗?有,它告诉我们,那就是解放的心灵。

   《末路狂花》的片名,足以证明了该片的主题—即在男性社会下,女性主义的强烈反击。我认为,花是世界上最能代表女性的象征,它外表鲜艳美丽,但就如玫瑰一样,在美丽的外表下却还暗藏着随时都有可能保护自己的尖刺。之所以称为《末路狂花》,我想正如影片的结尾一样,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宁肯牺牲惨痛的代价,不惜放弃生命,也要求得心灵的解放,正所谓是两朵永远绽放的末路狂花。

既然选择的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既然选择的不归路,就只能生死无阻。

    影片《末路狂花》的成功不仅仅是使世人开始如此地关注于女性主义,反思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它是女性主义在世界影坛中为数不多的女性主义题材影片。借助于公路类型片的外衣下,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可以说是打了一个体制内的擦边球。他与众多好莱坞导演不同的是,他以女性解放的角度去关注这个世界的微妙变化。在影片中,我们可以处处看到两位女主人公被男性凌辱、欺负、或是欺骗,以及在家庭生活中不被关爱的场面。这等等一系列的隐患,导致了两位女主人公在途中一次次的被逼无奈下,呈现的自我内心的解放与转变。在外界不认同她们的情况下,在法律无法帮助她们的情况下,也许自我彻底的狂野改变,才可以让她们此次的旅途变得更加附有意义。既然选择踏上一条不归路,那又何必回头呢?由于受到美国上世纪60、70年代的性解放运动的影响,“性”、以及“性别”的问题早已渐渐淡出了人们头脑中的伦理道德边缘。女性,尤其是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女性,因为长期遭受陈旧的社会属性对其压迫,使得男性社会中女性地位迟迟不被重视。因此,女性主义孕育而生。当然,关于女性主义的历史还有很种不同的说法,以及其演变的过程在不同国家也是多种多样的。但至少,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世界上“女性问题”早已成为当今社会的热点问题。当然,影片《末路狂花》并不是让两性关系变得如此冲突,而是真正的想让女性在影片中两位女主人公身上学到具备自我保护以及独立人格的全过程,指引女性如何才能寻找到让人生踏实的根基。

   《末路狂花》的情节设计与公路片十分类似,也可以说是公路片的一种,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它是以女性的视角去讲的故事。典型的公路片产生在美国。美国号称是“装在汽车轮子上的国家”,美国人对于汽车的感情就像中国人对于自行车一样深厚。也许是因为电影来源于生活,那些蜿蜒的公路、星罗棋布的汽车旅馆和在公路上奔走的形形色色的人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美国电影演绎故事的舞台。

    片中的两位主人公一个是举着盘子说:“抽烟不好”自己却永远叼着烟、性格独立、办事果断的美式餐厅女招待;一个是胆小、懦弱、看老公眼色生活的中产阶级家庭女主妇。两个看似很普通的女性形象,但又极具美国上世纪90年代初期本土特色的人物的出场设计。故事发生在塞尔玛背着老公,穿着美丽的白裙子、戴着行李以及它从不愿意去碰触的手枪,与路易丝一起,开着蓝绿色的敞篷小车开始了她们的友情之旅。原本钓鱼旅行散心的计划,让长时间被老公压抑的塞尔玛在途中去酒吧寻欢、并遭强奸所打乱;原本无心杀人的两人,却让长时间被情感压抑的路易丝开枪杀死卡伦而改变。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在酒吧中的那段美式舞蹈的镜头让观众感受到了上世纪90年代美国浮躁的酒吧文化,以及在这背后,男性在酒精作用下对“性”的渴望。这一点,无疑都在卡伦这一人物身上毫无保留的被暴露了出来。卡伦对塞尔玛的强暴中,不禁禁只有对性的冲动,更多的还掺杂着对女性的凌辱与歧视。正是因为对这种观念的反抗,让路易丝回忆起了年少时在德州曾被强奸的情景,在冲动之下扳动了扳机,一枪杀死了血肉模糊的卡伦。是以至此,两个女人不知所措,理所当然“驾车逃离”就成为了两个女人的唯一办法。影片从此,让两位女主人公的命运彻底改变,旅行从此变成了逃亡。

    在反抗强奸的时候,塞尔玛的白色裙子早已被强奸时的卡伦所撕破,路易丝的脸上也失去的笑容,在紧张的逃亡途中,单纯、对他人毫无防备的赛尔玛再次被搭车的小混混骗财骗色。但值得庆幸的是,塞尔玛至少体会到了“性”爱的高潮。但作为女性,婚姻生活的不和睦、与不幸福,却在这简短的一幕、人物简单的对话中,完全地强有力的被揭示出来。然而此时的塞尔玛早已脱去了白色的长裙,换上的却是小混混的牛仔装,她那曾经白皙细腻的皮肤也早已被烈日晒得又黑又亮,从开始模仿抽烟到烟不离手,这些表象都似乎暗示着一个“新的塞尔玛”降生了。此时被逼无奈下的塞尔玛已经开始转变了,从一开始的胆小懦弱,变成无所畏惧的开始抢劫便利店、逃离警察的追波把警察关在警车里;然而路易丝却变得胆小、谨慎,似乎一时间,两个人的性格相互转变了,前后有着强烈的反差。然而随后卡车司机的语言侮辱,又让两人在逃亡的途中变成了替天行道的女侠,对卡车司机的报复无疑的成为两位女主人公最后对男性主义的最强劲反抗。导演用铁皮卡车的反射镜头照射着贪婪、淫秽的开车司机,似乎这一镜头也暗示着导演对于这种社会败类也只能让他活在影像中那么狭小的位置里。在火花四射、黄土漫天的公路上,两位“女侠”继续选择着解放天性搬的逃亡生活,看到这里,我想所有人性正值的人都会觉得痛快淋漓。似乎“法律”此时变得不管用了,无法判断道德的错与对,这也是《末路狂花》让我们深思的地方。

    然而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两位女主人公始终没有因为抱怨彼此的过失而吵架,甚至分道扬镳。虽然面对赛尔玛的一些天真幼稚举动表示反感,但路易丝仍旧选择帮助朋友;虽然面对路易丝的冲动杀人举动表示惊叹,但赛尔玛依旧选择理解朋友。即便是在警察的威逼下,他们也没有出卖过、怀疑过彼此,甚至在濒临死亡的边缘,二人也绝不回头,手拉手激情的一吻更是表达感谢对方的信任与支持,并一起开车奔向悬崖。这种不离不弃的感情,在某种程度上更加超越了男女之情。这种女性之间的友情,在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笔下展现的淋漓尽致。然而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并没有让故事如此悲剧,虽然在影片故事中的大多数男性形象都像警察来家监听电话时一样,让塞尔玛的老公假装对妻子关心,还口口声声说道:“女人喜欢这套”!而在两位女主人公逃亡旅途的过程中,我们似乎还是能发现一丝心底的温暖。至少路易丝的男友艾米还是选择面对婚姻,只不过求婚的时机不对;至少有一位正义的警察理解她们的行为,但却束手无策。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法让塞尔玛与路易丝再回头了,对爱情的失望、以及对婚姻的绝望,迫使他们追求“自由、解放”的生活,并以此成为了她们逃亡的最终尽头。

    当然,除了完整的公路剧情结构,以及公路片的警匪追逐场面之外,我们还看出了雷德利.斯科特是个十分有想法的导演,影片《末路狂花》的深度不仅如此。因为在片中除了女性主义外,我们还看到了美国上世纪严重的种族问题,在影片的片尾出,导演雷德利.斯科特交代了被关在警车后备箱的白人警察的下场,却只给白人警察伸出一个手指头的镜头,但这一个镜头足以让黑人骑车手放弃了救他的念头。这一点似乎也暗示着除了女性主义的解放,“种族歧视”问题也是美国、乃至全世界值得我们去思考、去面对的社会问题。然而回想一下《末路狂花》,片中曾多次出现路易丝渴望达到“墨西哥”的画面镜头,两人畅想着对未来自由生活的渴望。但当警方知道她们的行踪,并在电话里说:“你们是会到达墨西哥”的时候,路易丝的脸上又出现了紧张的面孔与失落的情绪,似乎“墨西哥”早已成为了她们内心渴望到达的心灵净土。正如像《三姐妹》中,三个姐妹渴望到达“莫斯科”的心情一样,虽然明明知道到不了,但内心依旧始终怀有着这个坚定不移的信念。也许悬崖的那一边就是塞尔玛与路易丝心中的“墨西哥”,无论在末路、还是在“墨西哥”,像塞尔玛和路易丝这样的女性都应该受我们的尊敬,至少她们敢于向社会反抗,敢于说:“不”!
她们用惨痛的代价,用飞跃山谷的行动来了断自己的性命,为世界上千万女性谱写着女性主义解放的赞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