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片子分成三段看完,在剑桥回伦敦的火车上,在Gore’s
Hotel等喝下午茶的时候,以及在伦敦回里昂的飞机上。窗外飞驰而过的油菜花田,古典飘香的餐厅,万里高空的蓝天白云…走出Liverpool
Station的时候还在和M讨论剧情,随着下班高峰行色匆匆的人流隐入地铁站,这个故事瞬间被搁置,像是贴了很久的纱布,不敢揭开去看底下的淋漓血肉。然后我们去牛津街购物,去享用热喷喷的香甜scone和三层甜点,即便看得时候我手指因为愤怒紧紧抓住pad的边,好几次都差点流泪。
在旅行的时候看这个算是个bad
timing,但也因此现在安静坐在家里电脑前打字的时候,觉得巨大的冲突感其实早就存在表面的平和下,可以好好想想一切。
这次去伦敦和年初时候的感受很不一样。当下的跨年和打折气氛让我一个人浮光掠影了下英国,这次和M去了好几次中国城,走了很多路,逛了很多商店。在日出茶太等买奶茶十分多钟就看到了两个chanel
2.55,伦敦眼上一个女生全身的双C,也在路边看到一辆兰博基尼里的亚洲(中国)男生。一方面很喜欢伦敦的现代感,尤其是建筑,但另一方面,在一个world-class
city里才能更清楚感觉到这个花花世界的膨胀物欲。
认识M之前我似乎是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了。为什么比起当代艺术更倾向了解古典,是因为觉得那是个纯净无染的世界。但是看了BBC当代艺术大师那系列之后,尤其是Warhol和Dali的self-branding之后,我感觉我其实一直在逃避去接受这个以光速自我裂解进化着的世界的真实游戏规则。
于是现在想起廖一梅说的——
“我肯定是个悲观主义者。悲观主义是一种人生观,不是生活态度,不是你对待事物笑不笑的一个态度。我是一个很积极的人,所有能做的事我都会去做。悲观主义在我看来是说,这个世界是有缺憾的。你一开始就知道,你对它不抱有奢望,不会认为任何事情都能得到解决,任何事情都能得到改善。我觉得完美主义者基本上都是悲观主义者,因为追求完美,必然得到这个世界的重创。小时候以为阳光灿烂、完满的世界,在长大的过程中不断地被损坏,接受这样的事实必然成为悲观主义者。乐观主义者认为一切都能还原,一切都能走向美好,但是这违反了一个基本事实!我觉得悲观主义是一种诚实的态度,但是在这基础上我已经接受了有缺憾的世界。”
曾经被夸奖说自己最大的优点是永远不放弃变好的心,自己确实虽小曲折但砥砺前行,可是对社会,对国家呢?来到法国之后是彻底的疏离感,对比之后高下立现,反观国内落后的方方面面,就觉得中国是深渊:深厚的历史垫下的社会形状,在低下的国民素养面前,在人情社会的桎梏面前,究竟能做些什么呢,一个正在逐渐接受自己平凡的二十岁留学生?
之前和朋友聊天,她说自己奉行逃避主义,和她聊的时候我还慷慨激昂,因为那时候正好关注了好几个女权主义者,发现回国后上海今年的骄傲节,感觉国内还是有许多人在努力的。我说,虽然我带着失败主义的情绪来法国,但是在政治学院的学习推动我用法国人的平权思维去看待问题,即便我现在不清楚今后的职业发展,但我希望我自己的所作所为是能对社会有益的,哪怕只有微小的推动和改变。
现在想想,表里不一真是我的特性,总是知难行易。在看到姜仁浩被那些人贿赂的时候,因为之前被剧透了结局,我的第一反应是,真没什么用,还是拿了钱给女儿治病吧。(恩,如果在抗战期间,我们都会是汉奸的)
就是因为看清了,所以才会有失败主义,这种自觉无能为力便无动于衷的情况适用于大多数人吧。之前看《卢旺达饭店》,我写的短评是不能看到了转过头去假装没看见,可是现在理性想想,随着电影结束后,在这个社会明哲保身的某种早就institutionalized的内在动机下,那种愤怒和荷尔蒙涌动就慢慢稀释了吧。
别瞎折腾,没什么用,多么有杀伤力的一句话。我想因此,理想主义的那个我行将就木,而我可能也会成为那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
可,看到那些坚守理想和道义的人,除了深深的敬意,心里仍旧想要成为这种人的那团火还在烧,虽然它逐渐在浇灭,因为,当我看到中学觉得厉害的同学都在搞金融,看到留学生里,要么养尊处优二代生活,要么努力在异国社会占一个位置,反观国内的那一团风暴,发生点事情几乎都当作段子和笑话来讲了。我也一样,也难怪进了大学之后就不再订《南方周末》了,主动选择转过头去了。
这个世界还会好吗?你是什么样,国家就是什么样,但如果不把责任推在社会和教育的负面影响,那对于个人良善究竟可以有多少程度的信任呢。就算坚信良知,那个人的坚守在这个日下的世风里究竟还有没有力量呢,在这个雾码头小城市里金钱权利打通了一切,那在大城市霓虹灯下和玻璃窗后的更大阴谋呢?
理想主义者如姜仁浩,最后在高压水枪下无力地一遍遍重复着民秀的名字,有什么用呢。真的没什么用,也许我们只能为他们唱一曲愚人颂,抹一把眼泪然后,再默默转过头去吗。

小警告:涉及剧透……

图片 1

今天翻阅备忘录,看到很久以前记录的一部电影《熔炉》。

电影《熔炉》海报

当时混迹豆瓣的时候被很多人安利过这部电影,于是就把它记在了备忘录里,想说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再看。结果就被其他的事情慢慢的压在了后面。今天用一下午的时间看完了这部电影,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看的同时又有些小小的庆幸,庆幸世界上还有“脏话”这种东西,否则真的不知道在看电影的时候该说些什么。

顺着孔刘找到了这部2011年的口碑之作,一看之下震撼人心,出于对影片的敬畏感,我决定半个月后再来写这篇影评。我始终觉得,一部影片只有经得起时间的洗练,才能算得上是佳作,很庆幸,影片的内容烙在脑海中已经挥之不去。

韩国有很多相似类型的电影,都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改变社会”的作用。

来到这所学校任教的美术老师姜仁浩起初只是觉得这里氛围怪怪的,孩子们目光呆滞、眼神躲闪,有的刚见到他甚至吓得逃走了。而直到他亲眼目睹了另一位男教师在办公室暴打男孩民秀,却没有一个人施以援手,而后又在洗衣房里看见女教师将女孩妍斗的头按在洗衣机冰冷的水里,还义正言辞道是在惩罚她做错事,他才渐渐拨开这里的阴霾。

从宋康昊大神的《杀人回忆》、《辩护人》,到《素媛》,再到《熔炉》,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社会剧情类电影一直无人能出其右。

雾津的聋哑学校,对外而言是光鲜亮丽的善堂,对生活在里面的孩子来说,却是比炼狱还可怕的存在。他们面对禽兽不如的校长和老师的性侵、虐待,说不出口,也没人耐心看他们手语的诉说,努力逃走的,被抓回来暴打,无力逃脱的,变得性情乖张,甚至患上精神障碍。

图片 2

世界上有平等可言么?卢梭曾说:“人人生而平等,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而我觉得在它之前应该加一个限定,那就是在人类规则渗透的地方才有机会谈平等,而在不受规则约束的丛林中从来都是弱肉强食,更为可怖的是,动物的丛林法则无非是抢占地盘、抢夺配偶,而人类的黑暗地带却有数不尽的肮脏和龌龊。

为了写这篇文章,对电影进行了二刷。相信我,这真的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容我先去厕所冷静一下……


电影《熔炉》改编自孔枝泳作家同名小说,黄东赫导演,以一起真实的、发生在光州一所聋哑障碍人学校中的性暴力事件为蓝本,揭露了一段被“默许”的罪行。

影片一开始,一段不连续的钢琴声缓缓响起,男主角姜仁浩开车行驶在大雾中;同时间,一个穿着拖鞋的小男孩走向火车轨。在漫天大雾、静谧深幽的情境中连手机铃声都显得很刺耳,姜仁浩的母亲打来电话,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工作,一句接一句的叮嘱在此时更像是噪音而非关心。就在观众差不多要习惯母亲絮絮叨叨的说话声时,迎面驶来的卡车、行驶在车轨上的火车,一前一后发出了无比刺耳的声音。喧闹过后,姜仁浩无意撞死了一头鹿,火车也撞向了那个小男孩。音乐又回归平静,节奏像被撞死的鹿的头上流出的鲜血一样缓慢。姜仁浩抬头,看到了“欢迎来到雾津(虚构地名)”的路牌。

图片 3

开篇的情节从舒缓、起伏、高潮后又归于平静,在姜仁浩看到路牌的那一刻,故事才真正开始。其实导演从一开始就让我们看过了整部电影的脉络起伏,他也许是想告诉观众,不管事情发生得多么波澜壮阔,最终也许都会归于平静。

姜仁浩经推荐来到雾津地区的一所聋哑人学院——慈爱学院担任美术老师,本来打算好好工作、赚钱养家的他一进学校就被要求交五千万韩币(约人民币29万)的“学校发展资金”。男主一脸懵逼,仿佛一朵初入尘世的白莲花。行政室长立即用他丰富的社会经验碾压了姜仁浩的三观:

首尔来的人真是不会看眼色,不然你以为老师这个位置是白给的啊?真叫人无语。

既然是聋哑学校,交一些补助金也没什么,毕竟是取之于老师,用之于学生。当时的男主也许就是这么想的也说不定,他当然想不到这些钱会被拿去收买警察,打通人际关系网。

图片 4

等到工作终于稳定,姜仁浩也开始授课。就是从这个时候,他开始发现有些事情不太对劲。所有的孩子仿佛都被笼罩在一股莫名的阴影之下,他的好意和关心,换来的却是学生们的逃避和冷漠;上课时一个叫民秀的男同学迟到,走近才发现他的脸上全是淤青。


晚上,姜仁浩在翻阅过班里学生的资料后准备回家。就在此时,寂静无人的校舍里传来了女孩子凄惨的哭喊。姜仁浩循着声音来到女厕所门口,敲门询问后声音戛然而止。之后,姜仁浩又看到女学生琉璃坐在窗户边,他出于担心跑去将琉璃抱下了窗口,却看到她的脸上全是被打的血痕。琉璃带着他走到楼梯口,之后又害怕的跑走。

图片 5

姜仁浩顺着楼梯走下去,发现学校的宿管主任尹慈爱正将女学生莲豆的头按进转动的洗衣机里,莲豆不会说话,又被水淹得喘不上气,如果不走近水房,谁也察觉不到。姜仁浩救下了莲豆,并将她送进了医院。之后,当地的人权运动干事,我们美丽的女主徐友珍也被男主召唤到了现场。

自此,一件黑暗到极点的罪行开始浮出水面。


原来,慈爱学院的校长、行政室长和老师,长期在这所聋哑学校里对儿童进行性侵。被送往医院的莲豆向徐友珍说出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徐友珍意识到,莲豆、琉璃,甚至是民秀和他的弟弟都被人实施过性暴力,而片头卧轨自杀的那个小男孩,就是民秀的弟弟。

莲豆坐在录像机前,回忆着校长对她所做的一切。这里的处理手法并不是简单的、平铺直叙的回忆,导演很巧妙地利用了“聋哑人”的这个设定,借用男主角的声音来叙述整个故事,莲豆则在录像机前用手语不停地比划,打手语的期间还发出了呜咽和啜泣声。借用录像机、手语、旁白叙述组合出的回忆,根本就不像其他影视作品中那样朦胧柔软,反而像一把尖刀一样刺进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图片 6

我总认为,剧本是电影的基础,导演是电影的核心,而演员则是电影的灵魂。

这部电影中所有演员的演技都非常出彩,尤其这是三个孩子。不夸张的说,有几段表演中,他们的一个眼神,就可以秒掉内地当红的几个面瘫花旦或者小生(好吧这是一段吐槽)。


在莲豆的叙述之后,徐友珍拿着影像资料找到警察厅、市政府、教育厅,统统都被告知这件事情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各个部门像是踢皮球一样转来转去,总之就是没人能够管这件事。就在希望渺茫的时候,首尔的记者开始对这件事件进行关注调查。不光是莲豆,琉璃和民秀,都坐在镜头前,说出了自己被侵犯的经历。

民秀在接受采访前用手语问了姜仁浩一句话:“(做这个采访)真的可以让那些人受到惩罚吗?”

姜仁浩告诉他:“是的,我向你保证。”

而在民秀接受采访之前,姜仁浩的母亲带给他一盆兰草,让他送给校长。他明知道校长是怎么样的人,但为了自己患有哮喘的女儿,老去的母亲,为了他的家庭和想要画画的梦想,他还是抱着兰草准备去送礼。

当他站在校长室门口,正好遇到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民秀和朴宝宪。这里的镜头开始放慢,校长和行政室长向他招手,示意他进来,背后的民秀则被越带越远。

图片 7

这样的聋哑学校为什么得以长期存在,一是因为校长慈善家的名声在外,因为此事,直到二人被法庭传唤,当地市民还自发组织喊冤叫屈,二是因为当地公安部门的庇佑,警察先后收受了大量的贿赂,对于学校里的这种事儿不仅向来睁一只眼比一只眼,而且更是积极帮助学校找回那些“走失”的孩子,在校长办公室接受“保护费”的警员,谄笑着的嘴脸着实让人恶心。

一个人想要被改变实在是太简单,有太多的东西可以改变我们的初心和良知。面对生活的重担,我们总是瞻前顾后,犹豫不决;可当我们真的找到想要奋斗的理由时,我们又能杀伐决断、干脆利落。如果要为姜仁浩之后的坚持找到一个理由,我相信民秀看向他的一个眼神便已足够。

雾津这个地方就像它的气候一样,终年弥漫着浓的化不开的雾气,想要一探究竟的人,也会怕一脚踩空。姜仁浩大概算一个异数,他承师命来此任教,母亲卖了房子替他交了大额的所谓入职费,他却秉着一颗赤诚的良心,势必也要与这里的妖魔鬼怪斗上一斗。母亲不理解他,认为他把家里患哮喘的女儿放在心上才是正经事,不该管别人的闲事,而他却痛心疾首的回应:“妍斗出事的那晚我就在门外,却没能救她!”是的,那晚他听到女厕传出呼喊与哭泣,却在门卫的再三阻拦下没能进去。


媒体的力量是巨大的,这件事情被曝光后,终于迫于各方压力被呈交法庭。可辩方律师却自带“前官礼遇”(从检察院等机构转行做律师的人第一场案子都会赢,这是韩国法律界的潜规则,称为前官礼遇)的光环,看起来这就是一场必输的官司。可是在庭审的过程中,控方律师接二连三的戳穿了证人作假的证词,莲豆用她的机智聪明化解了辩方律师故意的为难,到最后,姜仁浩甚至找到了校长侵犯琉璃的录像带(没错,校长这个变态把这个过程拍下来了)。其他不说,就只录像就足够定罪,即便有“前官礼遇”也于事无补。

一切都看似顺风顺水,可改变恰恰就从此刻开始。琉璃的父母都有智力障碍,想跟他们和解不算难事;民秀的家里只有瘫痪的父亲,年迈的奶奶,这种家境怎么可能对钱说“不”;莲豆是孤儿,只要用钱解决了琉璃和民秀,剩下的莲豆在他们看来根本不构成威胁。总之,在当下的情境里,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辩方律师找到姜仁浩,告诉他,如果他能促成这次和解,就可以在首尔的学校任教,不仅如此,莲豆以后也可以保送大学、出国,费用全部由辩方承担。面对这次让他改变的诱惑,姜仁浩没有答应,起身离开。


徐友珍赶到民秀的家,想阻止奶奶签和解书,可是她来晚了一步。当她站在围墙外,看到民秀家里常年瘫痪在床的民秀爸爸,白发苍苍的奶奶,她也不确定自己能够阻止。这样的家庭,面对一大笔和解金,能说不的有几个人?

图片 8

小女孩妍斗在镜头前用手语描述着那晚校长对她的凌辱,姜仁浩则坐在一旁同声传译,一字一句触目惊心,仿佛都如钝刀划过心头。不仅是小女孩,就连小男孩也逃不脱这群“变态老师”的魔爪。男孩民秀和弟弟长期遭到数学老师的毒打和性侵,弟弟因为受不了这样的侮辱,选择了卧轨自杀,一心想为弟弟报仇的民秀,在看到依靠法律制裁无望的情况下,决定和数学老师同归于尽,火车呼啸而过,带走了所有的不堪和希望……

自己的孙子被侵犯了没错,可比起尊严和说法,他们更想活下去。

影片外的我,联想到这部令人骇止的电影竟是改编自真实事件,不免由愤怒转为伤感,如果只停留在影片的艺术构架上,或许人们还可以祈愿,生活中不要上演这样的悲剧,然而这样的“艺术”却是脱胎于现实事件,而且是比影片更为惨烈的现实。

在民秀出庭作证的前一天晚上,他在本子上写下自己的证词,姜仁浩却吞吞吐吐的告诉他,他不用出庭作证了,因为他的奶奶已经同意和解了。

那些人求你的奶奶宽恕他们,奶奶是个好人,所以……

可那家伙杀死了我弟弟!是那家伙杀的…一看到我和弟弟就殴打我们,脱掉我们的裤子…谁原谅了,我都没原谅呢,都没求得我和弟弟的饶恕呢,怎么能原谅他?不是跟我保证过吗?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保证过的,老师您保证过的!

图片 9

民秀不会说话,只能激动地打着手语,吐出咿咿呀呀的几个音节,泣不成声。姜仁浩无话可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向民秀解释:为什么没人征求过他们的原谅?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们的意见无关紧要?为什么在钱和自己的孙子之间自己的亲奶奶会选择钱?为什么他们明明是受害者却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太多太多的问题,太多太多的内疚,面对这些问题,我们每个人都是哑巴。

最后,校长、行政室长和朴宝宪被判几个月的刑期,刑满释放后仍然在原学校任教。民秀为了报仇,拉着朴宝宪冲向了火车。


图片 10

确凿的证据、良心爆棚的男女主角、义愤填膺的聋哑人群、口齿伶俐的控方律师……这么多有利的因素组合在一起,也最终没能达成他们想要的结局。

“人情”两个字拥有比良知和民愤更强大的力量,能让控方律师被升官的福利收买、让琉璃的父母按下手印和解、让法官无视所有的证据写下了那份可笑的判决书。没有人在意姜仁浩到底经历了多少心理挣扎,没有人在意徐友珍到底四处奔波了多久,更没有人在意那些被伤害的孩子们当着这么多人说出那些事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和痛苦,也没人在意官司失败了以后这些孩子该何去何从。他们只知道判决出来了,校长他们虽然被判了刑却跟没判没什么区别,他们知道了判决结果就够了,满意了,撤退了。

民秀的葬礼上,很多聋哑人士都聚集起来,静坐示威,最后被武警用高压水枪冲散。姜仁浩抱着民秀的遗像,对着街边的群众说:

这个孩子,是个听不见声音,也无法说话的孩子,这孩子的名字,叫民秀。

他一遍一遍的重复着,直到被武警按倒在地。民秀的遗像掉在了地上,被来往的人踩碎;平时只知道吃、笑、害怕的琉璃,也终于哭出了声音。

图片 11

为了这些孩子们拼命奋斗的徐友珍、姜仁浩等人被武警控制着,孱弱到发不出一丝声音,可那些孩子却还在用力的哭喊,久久没有停息。那些哭喊永远存在,存在于每一次无视、轻慢和冷漠之中。


一年后的圣诞节,徐友珍给在首尔工作的姜仁浩写了一封信,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坏消息是,他们的上诉被驳回了;好消息是莲豆和琉璃在人权中心过得很好,还出现了很多愿意帮助他们的人。信里还说:

有一次吃饭时问了琉璃和莲豆,发生这件事之前和之后,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孩子们这么对我说:我们知道了我们也和别人一样,是无比重要的“人”。

图片 12

从一开始,姜仁浩觉得这里的所有孩子气氛都有些怪怪的,就跟同办公室的老师朴宝宪交流,这个时候,全片第一句让人想骂娘的话出现了:

你可不能把这里的孩子跟普通的孩子混为一谈,身体上的残疾会演变成心理的残疾。

朴宝宪从头到尾都没有将这所学校里的孩子当做“人”来看,他只知道,这里的孩子跟普通的孩子不一样,是听不见声音,只会咿咿呀呀的废物。身体上的缺陷被他等同成心里的残疾,他清楚地意识到这里的孩子比普通的孩子更脆弱,更无助,可他却选择了利用这一点,把孩子当成他泄欲和释放暴力的工具。校长和行政室长是双胞胎兄弟,无论是长相还是行径都如出一辙的让人恶心。行政室长每次猥亵琉璃以后都会给她钱让她去买饼干吃,校长侵犯琉璃被莲豆发现,他威胁莲豆如果敢说出去就杀了她。

图片 13

这些孩子在他们眼里根本就像蝼蚁一般,我相信,就算他们真的想杀人也不会难到哪里去,毕竟他们和警察勾结,和上级沆瀣一气,那些所谓为了人民,为了自由、平等、正义的机关部门,就这样“默许”着他们进行这些丧尽天良的勾当。更可怕的是,校长和行政室长两人是别人眼中虔诚的基督徒,模范市民,慈爱学院更是市级模范学校……

种种的荣誉和赞扬,在我们看来是导演安排用来讽刺嘲笑的手法,可实际上,这些东西在现实中、电影里,都是阻止正义的铜墙铁壁。没人愿意相信人们眼中的模范校长,实际上是个十恶不赦的变态,人们更不愿意相信这个校长对女学生使用性暴力,并且和自己的孪生妹妹(尹慈爱)乱伦。

人们总是愿意相信自已想要相信的。

真相那么丑陋,为什么要知道?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们只是跟你毫不相关的人,他们的死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要养家吗?你不要事业吗?你不要生活吗?只要你把耳朵捂起来,把嘴闭上,安安静静的生活就好了。不管你是金是银,是铜是铁,最终都会被装进熔炉里,被融化成一锅粘稠的废水,再怎么加热也冒不出一点咕噜咕噜的声音。听上去很可怕,可是大家都是这样,生活就是如此,习惯就好了。

图片 14

从姜仁浩发现莲豆,到他们开始上诉,再到庭审失败、民秀自杀,最后姜仁浩离开雾津,整部电影的节奏就和开篇一样,从平静到起伏到高潮再到平静,之前无论多么惨烈,无论有多少条生命葬送,无论有过多少牺牲、哭喊、勇敢、痛苦,到最后都只剩下平静。电影的最后,姜仁浩站在雾津的宣传广告前,周围人来人往,可浓浓的大雾后面所掩盖的一切都没有人知道。而经历过这一切的他,也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他的呼喊又能有什么力量?

真实的事件中,这件案子也被草草的略过,直到《熔炉》小说出版,电影上映后才真正意义上得到解决。事发于2005年,小说出版于2008年,电影则上映于2011年。期间六年的时间,所谓的正义,寸步难行。


我们生而为人,被赋予思想和良知,应该比任何一种生物都更清楚我们的责任和位置。世间需要人去妥协的事情太多,需要人去改变适应的事情太多,可无论怎么适应,怎么改变,我们都还是个“人”。面对你所应该坚守的底线和原则,我们更应该有承担的觉悟。在世界这个大熔炉里,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图片 15

《熔炉》真实的故事发生在2000到2004年间,在光州的一所聋哑学校,孩子们长期遭到校长和老师们的性虐待,其中甚至有8岁的小女孩被几个40多岁的人轮奸。揭露这件事的是一名教师和一名医生,二人带着几个受到心灵创伤的孩子,打了将近十年的官司,最后都没能得来一个完满的结局,在这十年间,教师在一次聚众申冤中被警方的高压水枪冲倒就再也没站起来,而医生也累患癌症,最后在穷困潦倒的境况下选择自杀,自杀前他用大量的篇幅在网络上曝光了这件事,这才引来各方的关注。

一个不知名的小说家把它写成了一本小说,彼时正在服兵役的孔刘机缘巧合阅读了这本书,毅然决定要将它搬上荧幕。这部电影的上映,影响力空前,公安部门和高院下令重新彻查旧案,影片间接促成了儿童性侵法律(又名熔炉法)的诞生。

影片里的姜仁浩在第二次前往雾津的时候感叹:“自己用尽全力,并不奢求改变世界,而只是希望不被世界改变。”姜仁浩做到了这一点,即使一次次的碰壁,他还在上诉的路上奔波……电影里没有美好的结局,但所幸有坚持的人一直坚持着生命的本真,现实里的结局虽然更加凄凉,但上苍庇佑,还有如孔刘般有担当的艺人存在,即使潘多拉的匣子被全部打开,病毒、邪恶、罪孽四处游走,但最终悠悠飞出的还有那么一个闪闪发亮的小飞虫——希望。

前段时间因为《摔跤吧爸爸》而再次名声大噪的印度演员阿米尔汗,比他的敬业精神更为可贵的是他身上的那份对待社会的责任感。在印度落后的地方,女孩们十二三岁就要被迫嫁人,一辈子过着操持家务的生活,终身为夫为孩子而劳碌,没有自我可言。早在前些年,阿米尔汗就曾针对这类印度陋习拍摄过一系列纪录片,而《摔跤吧爸爸》也仅是他关注社会的又一次进步。

记得在纪录片现场,有个老人热泪盈眶的握住阿米尔汗的手,恳切的嘱咐他:“你的祖先是对印度建立有功劳的人,你也要做对印度社会有用的事儿啊……”阿米尔汗听到这话,认真的点了点头。其实他知道,自己一直没有变过,从从业之初到现在,他还是坚持为社会传播正能量。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太过复杂,年轻的时候壮志豪情喊一句“我要改变世界”,似乎改变世界只是翻手覆手眨眼之间,然而时间的流逝会告诉我们,坚守本心要比改变世界来的更为不易,因为曾经那个叫嚣着着要改变世界的孩子,如今自己也有了孩子,上着朝九晚五的班,过着行尸走肉的日子,大多数的改变世界也不过是把自己的棱角磨平,改变了自己而已。

工作的两个月以来,因为种种劳心劳力的事情,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吐槽狂,见到谁都要吐槽两句自己的工作,然而说好听点是吐槽,不好听点就是抱怨,有谁喜欢接近一个成天抱怨的人呢?早晨静下心来想想,自己似乎已然丢掉了本心,陷入了“不吐不快”的奇怪漩涡中。路是自己选择的,一旦选择了,去发掘它其中的美好才是真正应该做的,这么容易被生活中的负面牵着鼻子走,那你有什么资格感慨都是讨厌的社会毁了你呢?

经历过熔炉锻造的人们百炼成钢,它考验着一个人的心性是否坚定,衡量着一个人的心灵是否抗摔打,社会就是一个大熔炉,我们每个人倒不会像影片中那样悲惨,然而在各自将要面临的苦难中,你是否能够从容的讲出我已用尽全力,而你是否又能在多年后说出“看吧,我没被世界改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