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福尔摩斯,我是从电视上知道这个人物的,而且,是1984年电视剧版,也就是据说小罗伯特唐尼参照过的Jeremy
Brett,因而,在我心目中偏见是一定的。和大多数把那版电视剧奉为经典的福迷一样,我们的福尔摩斯不仅是书页中的一个名字,柯南道尔笔下的一位天才,他更是那个相貌英俊、绅士风度的英伦男子——Jeremy
Brett。
小罗伯特唐尼从选角开始就一度成为众矢之的,关于他的出身、口音,以及与福尔摩斯截然不同的外貌特征,种种现实预计着这部电影可能的失败,有人誓言坚决不看,也有人抱着挑刺的心态准备看热闹。作为JB的影迷,其实我属于后者,任何有关福尔摩斯的影像我都不会放过,但很大程度上我并不认同,不是说对这个虚拟人物不可以有其他诠释,而是往往其他诠释会令人失望。(好吧,我承认情人眼里出西施,嫦娥也是豆腐渣^^)
幸好,小罗伯特唐尼不愧是那个完美演绎过卓别林的演员,演技出众,导演也很智慧的避开了老调重弹,用一个漫画版而不是柯南道尔原著的故事构建这部电影,最意想不到的地方也是最值得称道的地方在于这部新片是喜剧,和电视剧版的英伦隐晦式幽默不同,电影把幽默作为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融入到人物塑造上,甚至可以说是卖点之一。
幽默是小罗伯特唐尼的强项,他有一种风云崩于前而继续搞怪的痞气,也不缺乏血性男儿一肩扛起重任的严肃,无论是外形还是气质,颇有阿尔帕西诺的风格。至于裘德洛,他给我所有的印象就是看他的电影我会喜欢上另一个男主角,这点和看休格兰特的电影相似,他们作为英伦著名美男子,够风流也够倜傥,演技出众,气质一流,无论以什么形象出现,总带着绅士遗风,彬彬有礼,贵气十足。只是,太过完美的男子更接近于神,不够坏,也不够孩子气,像一道擦肩而过的冰山,可以赞叹剔透却无法靠近。(可能有很多人崇拜“神”,但我更喜欢实实在在的人。)
盖里奇似乎是知道这点的,于是,大侦探福尔摩斯告诉我们,冰山是可以融化的,美男的眼中也不一定只有圣女。和近期流行趋势相符,腐片大行其道,断背成为一种时尚、一项卖点,女人喜欢出色的男人,出色的男人喜欢更出色的男人,女人一下子喜欢上两个出色的男人,并且豁达的置身感情外。然而,我其实想说,福尔摩斯的断背情节完全不是因为潮流,早在1984年版的电视剧集甚至更早之前的俄国版福里已经露出端倪,如果一定要追溯到一个原点,那完全可能是柯南道尔落笔之时的本意。
亲情、友情、爱情,有人说爱情从友情开始,以亲情终结,我们无比崇尚的神圣感情不过是交往历程的一个阶段,并不因人种、性别、年龄而有所差异。福尔摩斯和华生,他们是朋友也像亲人,gay或不gay,真的是正反皆准的两难辩论,支持的人说是,反对的人说不,大家各自摆出一套套理论前往证实,却忽略掉当前世界与日俱减的真心相对。两个职业、地位、身世完全不同的人抛开所有俗见互相包容生活在一起,并为彼此出生入死,无论因为何种感情都值得拥有一群酒桌密友的我们汗颜。是友情,有几个朋友能为自己两肋插刀;是爱情,谁能保证交往不以金钱为考虑条件;是亲情,大难当头是否曾临阵脱逃。
套用双城记的开篇作为尾声,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拥有一切,我们一无所有。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
我们质疑这个,质疑那个,回过头来只是因为质疑自己,没有信仰所以不相信别人有信仰如同吃不到葡萄的那只狐狸,大家都去讨论葡萄到底是不是酸的,有谁记得问狐狸怎样了?亦或,我们其实就是一群吃不到葡萄的狐狸,讨论葡萄给我们娱乐,但讨论狐狸涉及到自身权益,不提也罢。
言归开场,我以一个JB迷的身份接受新版福尔摩斯的演绎,还是那句老话,一百个人心里有一百个福尔摩斯,一个人心里也可以有一百个福尔摩斯,有的英俊,有的邋遢,有的忧郁,有的搞笑,他们不一定非得长得一模一样。毕竟,我喜欢的是福尔摩斯,而福尔摩斯,不是特定的某一个人。至于对JB的迷恋,福尔摩斯是一个方面,但不是全部,他叫做Peter
Jeremy William
Huggins,曾经出色诠释了许多角色,其中,包括1984年版的电视剧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上映之后,有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叫嚣“盖里奇,我顶你”,我想接着他们说,“盖里奇,我顶你个肺”。这次盖里奇不仅刷新了自己职业生涯新低,更以一部电影秒杀古典英式推理和福尔摩斯在诸多小说迷心中的光辉形象。如果文学也有法庭和绞刑架的话,这种将传统英国文学出卖给好莱坞娱乐工业的罪行,足够让盖里奇以严重的叛国罪处死。

      如果可以穿越,我愿成为伦敦贝克街220号的一个永久租客,静静地欣赏我那尖刻而伟大的邻居的传奇人生。游走于人生现实和想象世界的暧昧交界之处,定然是一种遑恐的幸福。
-捕风
    我是一个苛责而刻薄的人,对于我热爱的东西,尤其如此。作为一个迷恋福尔摩斯超过20年的资深侦探迷,我会毫不留情地将最恶毒的唾骂与诅咒掷向那些自以为是的脑残电影比如当下正在全球上映的《大侦探福尔摩斯2》,当然,我也毫不吝惜将最诚恳热忱的热爱致以继JB版后近30年来最优秀的改编剧-BBC的《新福尔摩斯》。
    翻拍经典本来就是很危险的事,更何况是将古老的故事搬到现代的舞台上,一不小心就会演绎出狗血坑爹的桥段,沦为笑柄。一年前我满腹疑虑忧心忡忡地看完了《新福尔摩斯》的第一季后,颇为欣慰地长舒一口气:人类智慧尚存,群体性脑残的时代尚未到来!而近期第二季的华丽回归则无疑惊艳了冬天寒冷苍白的欧美剧场!
    在2012年的伦敦,福尔摩斯和华生两位的同性同居会被认为是同性恋,足见维多利亚时代两个单身汉快乐度日的生活方式已经永远消匿于现代人对同性关系善意的警惕之中。但诸多的“腐点”与“萌点”不过是编剧无伤大雅的调侃罢了,一切都无碍于原著中侦察解惑的魅力在现代的都市里散发出隽永的光彩。

盖里奇还真是名副其实的gay里奇,竟然能够将硬汉推理侦探,生生改造成19世纪贝克街上一幕耍帅装酷同居基佬言情剧。原本为两位冒险家搭配的女伴,基本上游离于两位侦探同志的焦点之外,两个主角玩了命地争风吃醋打情骂俏,盖里奇还专门辟出足够的戏份,那些猫猫狗狗啊搬家订婚啊,好像也就是为了证明两个人超越凡俗的同志情谊。虽然影片中没有点明这种暧昧,但它看起来就像山姆和他的弗罗多老爷一样,每次四目相对都让人感到一阵面红耳赤。

S101: A Study in Pink/粉色的研究 :对应原著《A Study in
Scarlet/血字的研究》:9.6分

小罗伯特唐尼仍然在贯彻《钢铁侠》里的耍帅装酷,如果不计较苏格兰呢三件套西装和钢铁背背佳之间的不同,那种带点雅痞的绅士劲头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造出来的。不明白为什么导演会选个美国佬来演福尔摩斯。想当年,沉静冷峻的Basil
Rathbone缔造了1940年代的福尔摩斯,而Jeremy
Brett则从80年代开始,创造了最深入人心的,也是国内观众看过最多影像化的福尔摩斯。在如此多经典形象之后,小罗伯特唐尼雅痞基佬版福尔摩斯,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我们总是习惯于将《血字的研究》称为“第一案”因为此案是福尔摩斯与华生二人搭挡承办的第一个案子。福尔摩斯与华生在这一集中终于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相遇了。待神神叨叨的福尔摩斯将一眼便参透的华生个人隐私以神经病般飞快的语速脱口而出时,震惊之余的华生却没有如常人一样愠怒,而是发自内心地赞叹道:Amazing!
Extrodinary!
那一刻即便是孤傲如斯的福尔摩斯也受宠若惊般地沉默了,半晌悻悻地问:你真的这么想?一般人的反应不是这样的,他们总是对我说“滚”!从那一刻,我们便明了只有也只能是华生能够成为福尔摩斯最忠诚的朋友。有着经天纬地之才的福尔摩斯,如同任何一个天才,比如Sheldon,
比如Bones,不过是世人眼中一个癫狂的freak。华生之于福尔摩斯,如同Leonard之于Sheldon,Booth之于Bones,他们热爱他/她、保护他/她甚至纵容他/她。
    本集整个故事张弛有度、笑点散布。结局虽少了些恍然大悟的惊叹,但犯罪的风格竟颇有些维多利亚时代的优雅。

作为小说,福尔摩斯系列最迷人之处在于抽丝剥茧的推理过程,在于解开谜题的酣畅淋漓。但盖里奇版的《福尔摩斯》,因为有太多旁枝末节对案情主线干扰和影响,所以没能达到推理及解谜的效果。这一点很像2008年金城武主演的《怪人二十面相传》,同样是推理小说改编,但因为要丰富剧情,结果加入的部分没能很好地丰盈剧情,反而将原有的推理快感消耗殆尽。当然从更深一层来看,柯南道尔和盖里奇都在完成各自的作品,所以这部《福尔摩斯》注定是会让粉丝失望的一部,你还能看到盖里奇电影里的打斗和轻佻劲儿,但它的气质完全和小说史两码事儿。

S102:《The Bland Banker/盲目的银行家》:解密出自《The Valley of
Fear/恐怖谷》,同时台词中提示了《五个桔核》:8.9分

从一部普通电影的标准来看,《福尔摩斯》仍然具有一定的水准,节奏明快,干净利落,快速剪切加上慢动作,最低水准的盖里奇也拍不出《气喘吁吁》那样惊天地泣鬼神的烂片。但即使投诚好莱坞不算可耻,盖里奇也不应该拿一部深入人心的题材开刀,虽然北美票房会催生续集,但它应该只是一部动作商业片,而不是一部足够出色的“侦探电影”或“推理电影”,更不要说是一部“福尔摩斯电影”了。

    其实是编排得还不错的一个故事,可以看出编剧花了很多心思。前后很多细节也呼应得很巧妙。比如最后犯罪分子把华生误认作福尔摩斯是因为从他身上搜出了开给福尔摩斯的支票、福尔摩斯的信用卡和以福尔摩斯的名字订的戏票,让人恍然大悟,原来之前的那些情节的作用不仅仅是作为“腐点”而存在的。
    然而该集在国内普遍被评价为两季中最差的一集,最大的原因可能是因其对中国元素的陈腐运用。对于BBC这样一年三集的精品剧,从福尔摩斯众多案件中选择如此少的几件进行改编,中国题材却最终能够入选,可见西方人对古老中国的兴趣不是一般的浓厚。其中对于“苏州码子”的使用可谓颇费苦心。遗憾的是,编剧对于中国人的理解似乎还是停留在飞檐走壁、来去无踪、犯罪团伙之类,尤其是马戏团的表演不伦不类:既不像戏曲又不像杂技,让无数中国人哭笑不得。我不知道西方观众会不会如编剧所预期地那样兴致盎然地欣赏这一场惊心动魄的东方式冒险,但在我看起来这更像是一部廉价而寡趣的探险小说。

(应老房之约,又开始写影评了)

S103:《The Great Game
/伟大的游戏》:源自《The.Bruce.Partington.Plans/布鲁斯-帕廷顿计划》:9.3分

    布鲁斯-帕廷顿计划作为暗线隐在犯罪游戏背后了。在这一集中福尔摩斯说出了我最喜欢的那句台词:“Don’t
make people in to heroes. Heroes don’t exist and even if they did, I
wouldn’t be one of
them”。福尔摩斯的探案故事从来就不是一个正义打击邪恶的英雄主义故事。莫里亚蒂在原著中是一个严肃而体面的犯罪者,福尔摩斯甚至不止一次流露出对这个对手的赞叹与景仰。福尔摩斯也从来都不是正义的化身,他在某种程度上和莫里亚蒂一样,他们对犯罪有着强烈的亲密接触的欲望,只不过莫里亚蒂选择了去创造它,福尔摩斯选择了去侦破它而已。

S201: 《A Scandal in
Belgravia/贝尔维亚丑闻》:对应原著的《A.Scandal.In.Bohemia/波西米亚丑闻》:10分

    《波西米亚丑闻》曾是我少年时代最不喜欢的一个案子,因为这是福尔摩斯唯一一次失手的案件,也是福尔摩斯唯一的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特殊的感情。这对于年少时的我可谓痛彻心扉的一个打击:无所不能的偶像,你怎么可以失手?绝对理智冷静的偶像,你能么可以如同凡夫俗子一般去喜欢一个异性?我宁愿你孤独终老,我宁愿你是gay,也不愿你正常!后来尽管我慢慢长大,心智日趋成熟,但读福尔摩斯相关的东西,还总是习惯性小心翼翼地避开与“Irena
Adler”有关的任何内容。
    但却不得不承认,BBC的改编实在太威武了!这一集的剧本比近十年任何一部电影都精彩!!主线盘根错节却遥相呼应、伏笔重重却相得益彰、铿锵的叙事节奏让观者疲于奔命却欲罢不能、尊重原著却不拘泥于原著、精巧俏皮、高潮迭起、妙趣横生、字里行间迸发着智慧的小火花儿~~两分钟一个萌点、三分钟一个高潮、十分钟内的笑点比春晚折腾一宿还多。尽管我依然不喜欢Irena
Adler,但是我真的是太景仰这一集的编剧了,所以还是毫无保留地给出了我剧评生涯中第一个也可能是唯一的一个满分。

S202:《The Hounds of Baskerville/巴克斯维尔的猎犬》:对应原著的《The
Hounds of
Baskerville、巴克斯维尔的猎犬》。其中迷幻药的桥段可能还借鉴了《The.Devil’s.Foot/魔鬼的脚根》。:9.5分

    神作《贝尔维亚丑闻》这个强势的开场无疑拉高了所有观众对于本集的期望值。但如同世界上的任何事情一样,高期望和现实之间总是有着不可避免的落差。
    很多人可能觉得这一集的节奏有点偏慢,悬念也不够足。但看过原著的人可能知道,《巴克斯维尔的猎犬》这个故事本来就是一个带有冒险意味的惊悚故事,破案其实并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要部分。尽管这个故事名声斐然,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算不上是典型的福尔摩斯型案件。在柯南道尔那个年代,像这种荒野怪兽的冒险题材是非常fancinatingr的(我很鄙视并一直努力避免这种汉夹英的行文方式,但我一时想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请原谅),
但在对形形色色恐怖片、惊悚片司空见惯的现代人看来,本片渲染的惊悚气氛未免有些小儿科。了解了以上背景之后,客观来看这一集改编算得上是相当成功,至少比原著的趣味性要强很多。

S203:《The Reichenbach Fall/莱辛巴赫瀑布》:
对应原著的《The.Final.Problem/最后一案》

    这一集尚未播出,但根据原著,福尔摩斯和莫利亚蒂应该会在这一集中同归于尽。至于以什么方式,我相信应该是从某个高的建筑上而不是真的从小说中的莱辛巴赫瀑布上跳下去(题目中的fall,我更倾向于是“坠落”的意思),毕竟把整个剧组拉到瑞士去拍成本太高了。BBC是在拍迷你剧,不是好莱坞大片,应该不会如此兴师动众,所以我对在这一集中看到我曾亲自到访过的莱辛巴赫瀑布并不抱希望。(关于莱辛巴赫瀑布的情况,感兴趣的读者参见本博瑞士深度游之迈林根: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b40f810100ivzp.html)。

    一百多年前,伴随着福尔摩斯的愈来愈成功,他的作者柯南道尔却愈发想摆脱他甚至杀掉他,最终终于在《最后一案》中安排了他的死亡,并且在日记本上庆功般地写下了“杀死了福尔摩斯”,而且怎样都不让他复活。但是,他没有想到,他笔下的这个人物如此深入人心以至于他作为创作者都没有能力控制他的生死。大量福尔摩斯迷以各种方式向柯南道尔施压和泄愤,要求福尔摩斯复活。柯南道尔最终顶不住压力,在《空屋》案中安排了福尔摩斯的归来。从此以后,已然“死”过一次的福尔摩斯成为一个不死之人,常驻在全世界福迷的心中。

    关于我心目中的福尔摩斯是什么样子的,本文将不再冗述,参见本博博文“福尔摩斯vs波洛”: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b40f8101000dgc.html
我心目中的福尔摩斯就是无人可以取代的Jeremy
Brett。他塑造的福尔摩斯浑身上下洋溢着维多利亚时代绅士的优雅:他的狂躁优雅!他的犀利优雅!他的亢奋优雅!他的歇斯底里优雅!他的神经质也优雅!!(原谅我的失态,提起年少时的梦中情人,我总是难以自持地激动)。
相形之下,BBC《新福尔摩斯》中福尔摩斯的扮演者Benedict Cumberbatch
(好怪的姓氏!以下简称BC)的外形条件要差很多。BC真的算不上是白马王子,白马脸王子还差不多。。。他的面部线条硬朗有余但英俊不足(我推断福尔摩斯应该是很帅的,因为他曾几次利用“美色”勾引厨娘丫鬟等获取情报。福尔摩斯虽然是不近女色之人,但他显然不介意合理利用自身魅力)。BC长得有点神经质,尤其是静态图片乍一看会有一种微畸型的感觉,所以他自嘲自己长得像《冰河世纪》里的Sid也是不无道理的。但他颀长的身材、深邃的灰色眼睛,低沉磁性的声线(不得不提的是,BC的声音真的太好听了,他大叫Mrs
Hudson时,恍然让人觉得是Jeremy
Brett复活)还有自内而外的英伦气质,足以部分抵消一个忠实的Jeremy
Brett粉丝的抵触心理。BC演绎的现代年轻版福尔摩斯,神经质、狂躁、毒舌但却不失可爱的一面,偶尔撒个娇卖个萌竟也十分讨喜。BC版的福尔摩斯虽然无法取代Jeremy
Brett在我心目中无法动摇的地位,但却获得我的全面认可。这是迄今继JB之后,我唯一认可的福尔摩斯形象。让小罗伯特唐尼扮演的那个二个巴叽,傻了巴叽的福“二”摩斯见鬼去吧!

    至于华生,没甚好说的。早期的版本把华生打造成了路人;Jeremy
Brett版把华生打造成了男配;小罗伯特唐尼版愣是把华生整成了男主;而BBC这版的华生,毫无疑问,是女主。。。
(本文原载于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joy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