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从小受到的教育还有经历的伤害让我不能理解何小萍!一件衣服没必要偷偷摸摸的拿,再怎么急切也需要告知别人吧,毕竟一开始做的事情有问题,后面一旦发生什么坏事,第一个怀疑对象都是有前科的人!不过何小萍对刘峰这么多年的爱恋,默默守候,还是挺感动的!关于刘峰,对林丁丁的表白太突然,太用力!再谈恋爱都不敢牵手的年代,做法用力过猛,物极必反!

《芳华》原本定于国庆档上映,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撤档再上映。不可否认,这样的营销手段可以引起一部分人的兴趣。也可以说是营销团队分寸拿捏得当。如果这样的撤档再上映多来几次,估计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去看了吧。因为有冯小刚的《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在前。再加上,冯导发的微博“一秒都没有删”,我对这部电影还抱有很大的希望。

图片 1

《芳华》确实有很多的闪光之处。比如林峰在战争中想要救往沼泽里沉的队友。即使刘峰用力的拉着,队友还是慢慢的向沼泽里沉去。刘峰在战场上痛苦着,飘着雪白的飞絮或者雪花,拌着煽情的音乐。像极了《一九四二》中催人泪下的片段。我也确实感动于这种因战争的残酷所展示的同胞之爱。特别出彩的还有最后一场舞蹈,何小萍草地上独舞与卓玛在舞台上群舞的交叉剪辑表现出了何小萍的幻想,以及幻想的落幕。

人是群居动物。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有人,就会有形形色色的条条框框,把我们网络成三六九等。

但是,《芳华》讲了太多人的故事了,反而一个人的故事都没有讲好。影片所塑造的刘峰是现实中的雷锋。吃的饺子是破的;把深造的名额让给了队友;猪跑了都要找刘峰。一个时代孕育了一代人。有太多像我们这种90后的人,并没有那个时代的体验,无法体会刘峰的舍己为人。如果有更多的背景来描述刘峰为什么会为集体贡献那么多,或许这个无私奉献的人物就会被更多的90后、00后的观众所接受。

何小萍跟着刘峰走进文工团的时候,笑得那么灿烂,她以为凭借出色的舞艺,自己终于可以摆脱从小所受的排斥和欺辱,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但在老师要求下示范舞步的时候,却摔了一个大跟头,她狼狈地爬起来要重新做。那份想证明自己的急切,突兀分明,人人都看出她太过用力,也都看出她太过用力之后的自卑和虚弱。这个张皇失措的姑娘,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

何小萍因为父亲的缘故,一直很自卑。加入文工团也有些孤僻,跟文工团的其她女孩相处得并不是那么融洽。如果更多的描绘何小萍在部队里的坎坷之路,当刘峰关心她的时候,或许会更能激发何小萍对刘峰的感激之情。何小萍的孤僻,也许可以加入她小时候经历的情节,而不是简简单单的说母亲带着她改嫁了,她就跟着继父的姓氏了。当然,影片中也有可以删除的细节,比如说,亲生父亲给何小萍写的一封信。当何小萍对于父亲的想念仅仅停留在她单方面,并没有父亲的回音的时候更能说明她的亲情坎坷。当萧穗子作为前线记者跟何小萍见面的时候,何小萍问的是:“文工团都上来了吗?”就算何小萍在文工团呆的很失望,但是她依旧想着文工团。在我看来,一个人的失望也许并不是那么容易消散的呢?

她想给亲生父亲寄一张军装照。因为从六岁起,他们父女就没有再见过面,而她虽然改随继父姓,却一直忘不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也只有那个还在坐牢的父亲还把她当成宝贝。但新军装还没有发下来,她偷偷拿了林丁丁的军装,照完相后马上放回原处,却还是被舍友们发现,翻出她的照片四处宣扬。跳舞的男伴都不愿和她伴舞,说“我和谁都能做到完美,只要不是和她!”何小萍就站在那里,听他说着,面无表情。还有那个光天化日在挂绳上舞蹈的掺假胸罩,虽没有任何证据,却被所有人咬定是何小萍的,逼着她交代,推搡着,叫嚣着,甚至想粗鲁地扒下她的衣服。

画外音是以萧穗子的视角来阐述的,但是萧穗子跟何小萍的联系太薄弱了。萧穗子并不是何小萍的闺蜜,在队里的时候也没有跟何小萍有过多的联系。以萧穗子的口吻来讲述何小萍的故事就显得有些苍白了。何小萍那么多的心理活动被不熟悉人来讲述,还不如多用些镜头、细节或情节来描绘何小萍的内心活动。如果把萧穗子跟陈灿的感情戏删掉,然后加入萧穗子是何小萍的闺蜜,也是刘峰的喜欢对象,或许更能用她来解释旁白。不过,这样或许会变成一出狗血的革命年代剧吧。

那是大庭广众之下赤裸裸的羞辱,何小萍大声嘶吼,像狮子的咆哮。震惊了众人,也震惊了自己。

冯小刚导演也曾说过他在部队的文工团呆过,所以对转业这些有特别的感触吧。冯导的布局太庞大,并不是电影129分钟能够讲清楚的。有太多的内容没有办法搬上大银幕,太多人物的情感铺垫也没有做的很到位。

图片 2

只有当初带她来到部队的刘峰,会在她四面楚歌时伸一把手。而刘峰,却要被发配边疆了。刘峰喜欢林丁丁,无微不至地关心她,甚至为了她放弃保送上学的名额,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他刚想拥抱林丁丁向她表白时,被撞了个正着,为洗清自己的嫌疑,林丁丁编造了生动的细节,指控刘峰“腐蚀”自己,号称“活雷锋”的刘峰,成了众人眼中的“流氓”。明知道大家都在悄悄议论,等着看他出丑,刘峰没有申辩喊冤,只是一个人默默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把历年所获的大大小小一箱子奖状奖品丢掉。

去看他的何小萍觉得可惜,刘峰却丢的干脆、决绝,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那个时候,他在想什么呢?想探亲回来给大家捎回的大包小包,还是利用星期天给战友打的家具,或者是吃饺子时专挑破的吃?平时,连猪跑了都记得喊他去追的战友们,在他被发配时,集体沉默,只有何小萍特意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对说“刘峰,明早你走的时候叫我,我送你”。

他们都是老实人。老实人不是不聪明,而是太天真,太单纯,以为所有事情都应该是它看起来的样子,像山间的一道清泉一条小溪,可以一望到底,棍棒柴草,一目了然。少年的时候,大多是这样吧,是非分明,逻辑清晰,答案明确。慢慢才知道,纠结、隐忍、瞻前顾后,才是生活的常态。而青春,即使意味着朝气、生机和无限的可能,也毕竟是人生长河中的一段,遍布着暗流、旋涡和残酷。

何小萍因为装病被发现,领导若无其事地带她上台,激发她“发着高烧”,也要为战士们表演。演出一结束,将她安排到战地医院当卫生员,她有些吃惊,但依然隐忍倔强地微微一笑。这是她小小的、无用的、对权威的反抗。那一刻,她会不会想起刘峰丢掉的那一箱荣誉证书?

在战争中,刘峰失去了一只胳膊,何小萍在获得一枚英雄勋章的同时,精神失常了。他们在各自的深渊中挣扎,凭借彼此的信任,终于走到一起。静谧的阳光下,一张长椅,两个人,终于安心地拥抱在一起。

图片 3

萧穗子在最后的独白中,说:“每次同学聚会,别人都是一脸沧桑抱怨着生活,而刘峰和何小萍,却显得平静温和,看起来比别人更幸福。”

这就是幸福吗?历经坎坷生死,将一路上摔过的跤,吃过的亏,受过的苦,和着血泪吞咽下去,若无其事?当年那些天真少年,真的会如表面看起来那样成熟克制、云淡风轻吗?

也许,这是肤浅而多余的一问。看溪水历尽千辛汇聚成河,大地始终静默不语。

全部评论

该文章暂时没有评论,快来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