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第奇的时候弹幕刷到波吉亚,就是君主论中的波吉亚,兴趣很大就找了资源看

此剧追到第二季,发现比第一季好看不少。

狄更斯在《双城记》开头就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描述18世纪下半叶法国大革命前后的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文艺复兴时代。当然,本剧的着力点在后半句,至少是对教会史和意大利各城市共和国政治史来说如此。早在第一季里,英诺森八世临终说:你害怕跨进死亡大门,但天命难违,光荣属于圣父。我死后你们必将为圣彼得的教皇之位,同室操戈,自相鱼肉。它曾经无比纯洁,却被吾等的贪婪与淫乱所玷污。你们中有谁可以将其洗净?
下面剧情免责吐。
第一集(4-27中午观):
你能想象,本该独身的教皇抱着女儿的私生子,在教皇厅接见外国大使,是怎样一副画面?用张狂和无耻不足以形容这厮。可他在情妇即将发现他偷情时却表现得像个偷食怕被抓的小孩,慌里慌张。
他对法国大使说:那不勒斯向来有方法抵抗想征服它的人,摩尔人、土耳其人、诺曼人无不遭此待遇(笔者注:此话很成问题。那不勒斯被征服历史待考。)。该集在阿尔方索王子被法王查理八世折磨发出的惨叫声中结束。忽对那不勒斯的历史产生浓厚兴趣。恰购有克罗齐的《那不勒斯王国史》。
夜晚,他把两个儿子召齐,阴森森地说:now is the time of reckoning for
those who betrayed us。凯撒接声:the vitelli,the orsini,the
sforza。老头总结:our task is of
vengeance,同似《冰与火之歌》兰尼斯特家族的作风。
布拉曼特的学生中是否有一女扮男?待查。
上一季季终集,查理八世在能够做到的情况下,放弃了赶跑波吉亚打算。难道就因为先是有美女说服,后有波吉亚给他授冠?即使不考虑再上演“阿维农之囚”,也应推到牌局,重新洗牌——换个新人比保留旧势力更符合征服者利益(当然,并非绝对)。按第二季开篇剧集,查理显然是被摆了一道。真实历史待考。
第二集(4-28中午观)
教皇一夜风流,次日醒来对三位一体有了全新认识。
茱莉亚法内斯做情妇做的有声有色,风生水起,被赋以监管财政一职,肥缺。
教皇:梵蒂冈的财政像皮科洛米尼主教的头发,越来越少。斯福查:主教是个秃头。这比喻绝了,足见两人都挺幽默。
修女,还是漂亮的年轻修女孤身上路,送主教去罗马(对此剧情设定,着实无语)。而主教则变身高手,动作急如闪电,一根削尖木桩,一刺入喉。再飞掷削刀,深入胸膛数寸。sometimes
goodness neads the help of a little
badness.“有时为了行善,也必须作恶。”
丰盛的餐桌上,教皇啃着鸡腿,暗想自己平民出身(笔者臆想),说:when Adam
delved and Eva span,who was then the
gentleman?约保尔:“在亚当耕田,夏娃织布之初,谁为绅士,谁又为贵族?”1381年英国农民起义口号。
露克雷莎的“爱情”。
第三集(4-30下午观)
胡安离开罗马去西班牙了,或许他内心真的害怕保不准哪天着了妹妹的道,毕竟那天晚上纯属侥幸,事发时没采用男上女下体位。
查理及斯福查姐弟不懂情报也是获胜的要素,只能说是愚蠢了。
第四集(5-2上午观)
本集关键词:复仇和荣誉。“荣誉这个词很有意思,就像它的表亲”英勇”(valour)一样,且其表亲不止一个。”“我们对战争所知甚少,对复仇却异常精通,关键一点是复仇需要耐心。”
越发像一场闹剧和无脑剧。露克雷莎暂时坐上了圣彼得之座。教皇不但在战争前夕勒索为荣誉而战的曼图亚公爵(上帝的祝福是需要代价的),还在战斗发生当晚送他一顶绿帽。战斗乃至战争场面被简单处理到近似于无,结果就是观众看到的:凯撒带人以寡敌众,30秒内结束了对法国侦查部队的战斗;而联盟军对法军,直接省略战斗过程,编剧聪明地还安排在夜间,天亮战斗结束,按结尾查理说法“一半的人都死了”。虽然是电视剧,不比电影,也不能如此敷衍了事吧。
第五集(5-9中午观)
露克雷莎:教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银行机器。
乔瓦尼斯福查,你是高手么,身边连卫兵都不带。
卡特琳娜斯福查当真是寂寞难耐,陪吃陪睡,最后落得个兄弟惨死下场。
像讨论阴谋下毒之事,难道不是人越少越好?
马基雅维利、萨沃那罗拉、皮埃罗德美迪奇。
竟给了凯撒的专用杀手米凯莱托两场男同爱爱的戏,一场就足够了。
第六集(5-15上午观)
看到现在,感觉有点像面对一盘鸡肋。除了片头音乐、服装、虚拟场景尚可外,剧情平淡,角色刻画平面。
凯撒,竟有忏悔之意。
剧中描绘的马基雅维利在这一集中表现实在不堪。背负人文主义者之名,已出镜多次,不写书也罢,连个读书的镜头都没有。至于向凯撒告密,更是小人之举。像他这样一个现实主义者,居然没想从中得到点好处,只对凯撒说了一句:聊表心意。
教皇的扮演者,刚看了他在反映08金融危机爆发前夜的《利益风暴》中饰演一家投行的老总。

原来初中时看的网络小说中印象深刻的跟自己的妹妹相爱的毒药公爵就是凯撒波吉亚,原来那么早就知道了这个传奇

对历史上真实的波吉亚家族也非常有兴趣。所以整理了一部分此家族的相关资料,大概可以当个观剧前的入门贴。非历史专业,只是单纯控“文艺复兴”而已,有错轻喷哈~

凯撒波吉亚是罗德戈里克波吉亚的私生子,父亲成为教皇后,凯撒也被提拔为红衣主教,为教皇处理一件又一件见不得光的事,但凯撒的志向却是在统领军队,征战沙场开拓疆土,因此也颇有种郁郁不得志的感觉。有一件事情让人觉得凯撒真的厉害,法王联合凯特琳娜斯福查等兵临罗马城下复仇的时候,凯撒镇定自若,成功地用泥塑做的大炮唬住了他们,逼得他们退出城外,这种胆量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到第二季末尾,凯撒杀了弟弟胡安,再一次请求教皇解除他的主教职责,教皇不得不同意。第三季凯撒虽然不是红衣主教了,但仍然得不到想要的军队和权力,他自己为自己争取到了法国的一支军队,并招募到了一批能干的手下,凯撒越来越有统治者的能力和权威,第三季最后一集,凯撒率军攻克了弗里城,俘虏了凯特琳娜斯福查,属于他的辉煌已经开始,电视剧却戛然而止。(据说是被砍了)

部分资料来源于Will Durant所著文艺复兴史。

但是整部剧让我最印象深刻的,是第一集被凯撒收服此后就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米凯莱托,这个黑暗中的杀手,对母亲说是学医,其实看尽了死亡百态,不相信爱,然而他却对凯撒忠心耿耿,像忠犬一样守护着他。我们能感受到他对凯撒的与众不同,引引猜测这是出于对凯撒的爱。第二季的时候揭露了,原来小米真的是一个同性恋者,那他对凯撒或许真的是爱吧。为了凯撒,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小情人而后消失,在最后凯撒即将攻城的时候又回来告诉他攻城的要点,然后就是永别。

此剧现在收视率很低,希望第二季的后面几集能够越来越好,这样才有第三季。西泽尔崛起的时代更加精彩啊!~

另一个印象深刻的是鲁克蕾西亚波吉亚,凯撒的妹妹,教皇的私生女。第一季开始,她还是个享受着奢华生活的天真的人少女,直到她的父亲为了利益把她嫁给大她许多不懂得怜惜的斯福查,她在第一段婚姻生活中体会到了残酷的现实,感受不到婚姻的美好,于是她出轨了一个年轻的马夫,有了马夫的陪伴生活不至于太糟糕,可惜马夫最后被自己的哥哥胡安杀了,胡安还威胁要把她和马夫的孩子扔下楼,我觉得这也是凯撒最后会下决心杀了胡安的导火索,毕竟凯撒看的最重的就是鲁克蕾西亚。鲁克蕾西亚不愧是波吉亚家族的人,法国与罗马交战,从斯福查的领地逃回家的鲁克蕾西亚正好撞上法军,成为了法王的俘虏,但她丝毫没有露怯,反而凭借自己的胆量和魅力周旋在法王和掌旗官胡安之间,成功安抚法王撤兵。法王也是单纯,见教皇穿着一身素衣长袍就以为教皇真的是无欲无求神圣至极的人,马上向他道歉并向他倾诉了自己的烦恼。这么单纯的人在政治上是会吃亏的。

========================================================

准备二刷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了

起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iss慢吞吞吞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阿方索•波吉亚是波吉亚家族的第一位教皇,也是历史上的第一位西班牙籍教皇,即加里斯都三世(1455-1458在位)。他是罗德里戈•波吉亚(即剧中的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叔父,在位时期相当重用自己的侄儿。

罗德里戈•波吉亚于1431年出生于西班牙的夏蒂瓦(Xativa),先后在夏蒂瓦、瓦伦西亚和博洛尼亚接受过教育。在叔父的庇护和提携下平步青云,25岁成为红衣主教,此后又担任教廷副相,广交好友,能力渐长。五度任职使得他成为最富有的红衣主教。在1492年举行的主教秘密会议中,他以职务、税收、财富和土地贿赂拉拢其他人,最后几乎所有的主教都倒向了他,一致通过选举罗德里戈为继任教皇,接替此前的英诺森八世(去此年去世),继位为亚历山大六世。

在他任教职的早期,教令行政还是颇有效率的。一上位就严打犯罪,恢复秩序,体现了较为强有力的手腕和作风。同时着手发展文学与艺术,用西班牙费迪南和伊莎贝拉夫妇的贡礼——从美洲带来的黄金——重新装饰圣玛利亚教堂、修复哈德良的坟墓,使其成为了后来著名的圣安杰洛城堡。他还重建了罗马大学,聘请新的教师,并应许他们秩序。教皇本身是个喜好音乐之人,罗马学院的学生们常常在节日为他的家族献上喜剧、歌剧和舞蹈。

由于英诺森八世任职期间导致财政空虚,并给教廷留下庞大的债务,亚历山大花了相当多的精力恢复教会的财政,平衡预算。他裁剪了相当部分的任职人员,紧缩开支,同时又提升了在职教职人员的薪俸。即位第二年,新增了12个红衣主教,其中有个便是他的儿子凯撒•波吉亚,另外一个值得一提的是亚历山德罗•法尔奈西(Alessandro
Farnese),他的妹妹茱莉亚•法尔奈西(Giulia
Farnese)是教皇的情妇。亚历山德罗•法尔奈西后来成为了教皇,即保罗三世。

情人和子女:

教皇年轻的时候非常英俊,风度翩翩,也颇为淫乱。他的第一个儿子佩德罗•路易斯(Pedro
Luis)和女儿吉罗拉玛(Girolama)的母亲在史料上均无记载。女儿于1482年结婚,儿子在西班牙住到1488年,此后来到罗马,染上疾病(据说是性病)很快便去世了。

之后瓦诺扎(Vanozza dei
Cattanei)成为了罗德里戈的情妇,两人维持了较长时间的亲密关系。瓦诺扎给罗德里戈生下了四个孩子,按大小分别是乔万尼(Giovanni,剧中的胡安,似乎被改成了弟弟)、凯撒(Cesare,又译“西泽尔”)、露克蕾西亚(Lucrezia)和乔弗里(Giofre)。这四个人的名字后来均被刻在了瓦诺扎的墓碑上,并且得到教皇的承认——是他的孩子。在罗德里戈当上教皇之后开始疏远瓦诺扎,一方面是将精力放在里处理更为繁杂的教廷事务上,另一方面则是由于茱莉亚•法尔奈西的出现。教皇最终为瓦诺扎找了个宽容的丈夫,又助她致富。瓦诺扎两度守寡,两度结婚,晚年过着质朴的隐居生活,于76岁去世,将名下所有的不动产捐给了教会,当时的教皇利奥十世还派遣代表参加了她的葬礼。

茱莉亚•法尔奈西的丈夫是奥尔西诺•奥西尼(Orsino
Orsini),后者的母亲是阿德里安娜•德•密拉,也是负责抚养露克蕾西亚之人,露克蕾西亚从3岁至初婚,一直在其教导下学习礼仪、宗教、文化和语言等等,并通过她开始接触罗马的贵族和上流社会。茱莉亚进入奥西尼家庭后,与露克蕾西亚缔结了亲如姐妹的感情(事实上两人的年纪相当相仿,不如剧集中相差得那般明显)。茱莉亚•法尔奈西成为教皇的情妇后被人戏称为“基督的新娘”,1492年生下女儿萝拉(Laura),史料记载这个孩子是奥西尼的,不过有流言称这个孩子也是教皇的私生女。

根据记载,乔万尼应该是教皇最爱的儿子。佩德罗•路易斯死后,教皇认为乔万尼应接受在西班牙的公国,又任命他领导教廷的军队(这正是凯撒•波吉亚想要的位置),但是乔万尼本人却是个骄奢淫逸且领兵无能之人。1497年乔万尼在其母亲瓦诺扎家中举行的宴会结束之后离开家人,理由是要去探访某位女子,此后一去不返。尸体最后在彼科伯爵的城堡附近被发现。死因至今仍是一个谜,有猜测是斯福尔扎家族所为,有猜测是彼科伯爵所为,还有猜测是凯撒•波吉亚所为。

朱利亚诺•德拉•罗维莱和法王查理八世:

朱利亚诺•德拉•罗维莱便是剧中那个比较能够折腾的红衣主教。在英诺森八世的教廷中他是最有影响力的主教之一,曾经能够左右英诺森教皇的政策。但是在亚历山大六世上位后,亚历山大六世给予了红衣主教斯福尔扎高位,他的影响力大大降低。由于愤怒和不满地驱使,朱利亚诺在一年之后逃往法国,煽动查理八世入侵意大利,召集宗教大会,罢免波吉亚教皇,最大的罪名便是售卖神职。

真正的史实和剧集有较大的差异。当那不勒斯王费兰特在1494年去世后,查理八世决定入侵意大利,重新夺回法国对那不勒斯的控制权。经过米兰和佛罗伦萨之后,查理八世终于来到罗马,此时斯福尔扎家族和奥西尼家族均已宣布支持法王,罗马城内一半的红衣主教也倒戈,恳请查理八世罢免教皇。亚历山大六世退避到圣安杰洛城堡,同时派遣众多使者与法王协商谈判。

查理八世在当时并不想逼迫教皇退位,这样会遭来西班牙的对抗。他的直接目的是那不勒斯。最终法王查理八世与教皇和谈,条件是他的军队得以平安地通过拉丁姆平原,同时教皇必须宽宥支持法国的红衣主教。最终亚历山大六世屈服了,回到梵蒂冈,享受查理八世的三大拜礼,免了吻足之礼。

1495年,查理八世进入那不勒斯,查理八世的入侵让波吉亚教皇意识到,建立一个强大的教皇国,由强大的军队和经验丰富的将领来守卫保护,不受俗世领袖的左右是何等的重要。于是由教皇、米兰、威尼斯、西班牙、神圣罗马帝国组成的一个反法同盟——“神圣同盟”也在之后不久(1495年)建立起来。该同盟名义上是共同防卫和抵抗土耳其人,实际上则是为了将法国军队驱逐出意大利,拔除其对罗马的威胁。最终教皇取得了对抗查理八世的胜利。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政府和持续的战争需要大量的财富金钱,波吉亚教皇为了筹钱,卖官鬻爵也是史实。野史称,为了腾出某些能卖个高价的职位,教皇不惜指示暗杀和下毒。这也是“第一个黑手党家族”这种称号的一大由来吧。

信仰和统治:

亚历山大六世是教皇,同时也是人,人是复杂的。

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疑问:在阴谋、谋杀、售卖神职这样的事实下,其基督徒的外表是否只是假装?应该不是,在剧集里似乎也很强调展现这一点。

他的信,甚至包括写给茱莉亚•法尔奈西的信,都充满了怜悯的热情,他的行为也基本体现了其所处时代松散的道德观,以致偶尔才能注意到他的生活和基督教伦理之间的矛盾。同许多人一样,在神学理论上他毫无疑问是正统的,但是在现实行为上他却是世俗的。也许他已经理解了这一点:他所处的环境——教皇国,需要的是一个颇具手腕的政治家,而非单纯的圣人。所以他赞成神圣庄严,但认为这只属于僧院生活和私人生活,对于一个身居教皇职位的人,则是不适合的。

于是他用尽所有方法,以图建立起不受俗世领袖左右的教皇国,带领波吉亚家族走向权力的巅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