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一天时间看完,也是破了纪录了。

初看这部剧时,很是压抑,一众角色轮番登场:老实巴交的巴基斯坦裔高中生Naz受邀参加在一场派对,同行的朋友没去而他铤而走险开走了父亲的出租车,结果在路上被一位年轻美丽的姑娘拦了下来,二人吸食毒品后开始游戏升级,等他清醒过来时姑娘被刺了二十几刀倒在血泊中…Naz慌忙带走现场发现的凶器(一把刀)却被无奈加班的两个交警截住要带回警局,而此时警察接到报案电话赶往现场,随后被发现血迹和凶器并被收押。来警局保释客户的底层律师John
Stone递给惊魂未定的Naz一张名片,John可能从未上过庭,经济窘迫、离异,同时脚上的藓成了顽疾…即将退休的警长Box因为现场证据充分指向Naz,
可以定下铁案…没有律政片里西服笔挺的帅哥靓女,也没有英姿飒爽的超级神探,无辜的Naz瞪着惊恐的眼睛等待着,但警长和律师似乎都不在乎他是否无罪,只关心最后的判决结果是否符合自己的利益…还有后来Naz入狱后狱霸对新来者的欺凌…现实显然很残酷。

罪恶之夜,这是我看的版本的译名,豆瓣上的译名是罪夜之奔,都蛮有意思的各自都有不同着重点。
美剧《罪恶之夜》改编自本卫肖主演的英剧《司法正义》第一季,只是把背景放在了当代美国,更多着墨于大政治背景下的每个人的心境。
男主的身份是一个巴基斯坦裔美国大学生Naz,住在皇后区,晚上为了去party玩用了父亲的出租车,巧遇美女搭讪一阵互相撩拨直入主题,当他醒来却因谋杀被捕,原本香艳刺激的夜晚变为了一个人性的舞台化为一场噩梦。
和英剧版相比,男主的身份从白人小孩变为了在美国最有争议的移民二代还是巴基斯坦二代,伊斯兰教这个宗教问题又摆在面前。而被谋杀的女主也由一个黑人变为一个白人。在《司法正义》中,男主谋杀女主,白人谋杀黑人,如果被轻率的无罪判罚会让有色人种的愤怒集中爆发。而在《罪恶之夜》中男主谋杀女主,伊斯兰巴基斯坦裔大学生杀掉一个浮夸白人,轻率的判定会引起移民、有色人种和伊斯兰宗教问题的集中爆发。两部剧都在监狱的部分点到了宗教问题,《司法正义》中是因为摩门教囚犯可以喝到热巧克力而不是英国难喝的茶,《罪恶之夜》中信伊斯兰的伙食比一般囚犯有更多的改善。
见多识广但是因此被限制视角的老警察Box,从事警察数十年老谋深算,见多了各种形形色色的案件与嫌疑人,只希望最后退休时安安稳稳。只凭着自己的感觉想要更快的结案,武断的判定Naz有罪,并且强硬的施压,最后就是因为这点栽在了律师的手上。
落寞狡黠但又有些正义感的律师约翰斯通,脚上得了湿疹,全程在处理这个问题,试过各种医生,还黑了下中医,虽然有短期成效但是最后就出了大问题。约翰甚至说不上是一个真正的律师,一开始想着名和利,慢慢的被感动为了Naz的正义为了真相去努力。
那位女律师真的有些作和Naz来了一腿但是又很单纯,从一开始就是奔着真相去的。DA的几位都是为了让案快速结案真是费劲心思,甚至还引导法医,为了结案为了让Naz认罪,无视了许多明显的证据。
Naz在监狱中为了生存受尽折磨最后为了活下去依附在狱霸手下,最后理了发纹了身,还抽烟吸毒帮忙运毒,从一个优良的大学生沦为如此地步,无论最终是否有罪,Naz的命运已经不一样了。
让正义之轮慢一些吧,这是剧中一位为了名利来为Naz辩护的女律师说的,而对于DA对于无能失职的警察尽快结案才是正道。Truth
can go to
hell,让真相见鬼去吧。在海洋法系中,陪审团机制十分重要但在很多情况下陪审团机制正是很多问题的症结所在,相关的电影有鼎鼎大名的《十二怒汉》。陪审团眼里真相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个让他们信服的故事。约翰这样说的检方编一个故事,我们编一个故事,最后让陪审团来相信我们的故事就是这样,真相是什么不重要。
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稳健厚重的美剧了,《罪恶之夜》没有现在哪些罪案剧有的一些奇异的设定或者很多莫名其妙的笑料,安静缄默近乎怪异,其沉重黑暗的风格以及大量的细节刻画和看似无关紧要的剧情凸显出每个人的特色。在第一集中出现的黑人证人最后被证明是伪证,大量的监控视角更让人专注与细节,律师约翰的湿疹和领养了一只猫这样占了不少篇幅的剧情立体的描绘了约翰的形象虽然贪图名利但是其实是一个身为底层心怀正义的人。在后911时代的美国,当Naz的身份的出现时,无论是否与恐怖主义、伊斯兰问题、地缘政治有关。一切都和一般的谋杀案不一样了,案件的细节被一点点的擦去更多的是聚焦在Naz的身份上。警察的办事无力与傲慢,白人法官DA对二代移民的蔑视,黑人对同为有色人种的阿拉伯世界人的鄙夷。约翰斯通从最开始的追名逐利一步步丢掉这些追逐正义。约翰斯通的湿疹是底层人民生活的缩影,一个被大众厌恶的人最终在Naz身上看到了自己,最终完成了自我的救赎。《罪恶之夜》除了法庭上的对抗更多的发散在其他地方,Naz的父母、助手律师对Naz的感情,约翰的自我救赎、Box警察试图的自证,监狱囚犯的对抗。这个时候焦点已经被发散出去让更多的人不同的人有了认同和兴趣。
陪审团最终的讨论是六对六,被解散,检方和Naz对视放弃了继续上诉,这是对海洋法系和检方莫大嘲讽
最后
Naz走出监狱,真凶被捉,狱霸给了他一本书杰克伦敦的野性的呼唤,Naz内心还是柔软的,狱霸希望他出去后懂得如何在这个复杂的社会活下去不受伤害。
优秀的罪案故事在于通过案件本身成为一面镜子,一面人性的镜子,映射出人内心不同的面向,对每一位观众都是一份心理医生的调查报告。

第一个印象从第一集就产生:这个片子镜头所到之处几乎全是有色人种。律师是犹太人,律师娶了(后来我们知道他就是into这一型)黑人,所有的中下层警察没有一个白人,警局羁押的和监狱关押的乌泱泱一片黑人,不夸张地说监狱里我几乎分不清前前后后几个跟Naz勾搭过的黑人哥哥,无他,长得太像了啊,都是乌漆抹黑的。。。黑人、犹太人、亚裔、拉丁裔,这片子简直就是个有色人种大杂烩。没有在纽约生活过的我特别想问,这是真实情况吗?后来自己想一想,也没有什么意外。律师是法庭瞧不上的渣滓,一个形容猥琐的钻营投机分子;黑人身体素质好,较为根正苗红的上警校当警察,较为流氓渣滓一点的混街头买卖毒品搞搞色情交易,都太正常了。只是往往由于政治正确不敢这么直白而已。另外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黑人还算是政治正确那一类了,在有色人种里阶级还是比穆斯林高得多的。可以注意主人公在开头学校的剧情里就是跟着篮球队的黑哥哥们混的,当时我还觉得好笑。而欧洲北非(如土耳其埃及)的穆斯林地位又要高于中东中亚(代表伊朗以及剧中的巴基斯坦)。华裔作为搞笑的助剂和安静的布景很少会被正确地表现,这个就不谈了,地位很难讲,飘忽在穆斯林上下?不在美国生活,随便猜想,欢迎打脸和科普。

然而8集的剧情一集集展开,我们发现Naz并不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他曾经因为遭遇歧视而暴揍同学,也卖过违禁药品给同学;甚至无偿辩护的律师Chandra
也因为和Naz产生感情纠葛最终犯错被吊销执照…当然最后一集留下了较为光明的尾巴:Naz被判无罪释放,而且因为狱中经历学到了生存法则,警长Box和检察官准备追踪真正的凶手。

第二个有意思的关注点是律师的湿疹。因为我也有!虽然只是脖子上很小的一块,平时如果心情好运动好的话几乎看不出。怕就怕焦虑紧张,15年夏天,因为做作品集急得我满脑袋、整个脖子以及脸上都是痒得钻心的斑斑块块。看到上庭前律师把自己挠得全身红肿真是心有戚戚焉,然而又反映现实得让人笑到肚子痛。多少次半夜攻书,或者半夜画图,或者半夜思考人生而自责不已的时候,伴随着全身上下如多点触控一般的痒痒发作,我也恨不得这么对自己直接下狠手。看到“湿疹互助会”更是笑到绝倒。谁想出来的副线啊,简直太经典了。我满脑子都是John湿疹好后满脸神圣地把脚伸进鞋子里的表情,以及坐在互助会众人艳羡渴求的目光下得意洋洋伸着大脚丫子的欠揍劲儿。

整部剧都在监狱、法庭、警局间转换场景,超过普通美剧一集40分钟左右的惯例(第一集78分钟)。由于导演兼编剧是大名鼎鼎的Steven
Zaillian,代表作包括《龙纹身的女孩》《辛德勒名单》《纽约黑帮》《美国黑帮》等。所以看这么一部大编剧烹制的小鲜还是很享受的经历。

第三个我印象深刻的点是前几集主角和父母与各个阶层人物讲话时遇到的语言沟通问题。作为第一代和第二代移民,他们固守自己的Community,哪怕能够讲口音标准、流利无错的英语,却多少应该存在文化背景不同造成的理解问题。儿子在面对“let’s
go”这句话的迷茫;两次去见儿子,父亲面对“Name?”这个问题都没法正确反应。他们在自己的文化、自己的社区里可能是聪明有能力的人,语言已经从沟通角度无可挑剔,却仍会被卡在这样的小问题上,真正让留学生如我看得心有戚戚焉。作为日常沟通的语言好入门,但俗语、pun、常见的替代词、黑话、简写,每个都够人喝一壶的。常常听到对方抛过来一句话,只能眨巴眼反问回去你说啥?心里淡淡酸涩。因为此从来不能相信,美剧或好莱坞电影里那些对着犄角旮旯里的风趣话都能笑得与有荣焉的外国人真的有那么多。这部剧的男主这种表现和反应才比较接近真实,可他还是在美国出生,一路上到大学了(哪怕是个college)呢。好莱坞导演们,主流媒体们看过来,真正的文化隔阂、阶级隔阂是这么微妙、这么膈应的。

这部剧在司法机关内塑造的每一个角色都特别值得玩味。第一集在犯罪现场呕吐的小警察,三次试图强行下班而不得的女警,整个人从出场到配乐都一副大佬玩票气派的Box警官,用筷子(筷子?!)挠脚藓的John及他那个过安检时很亮的煮鸡蛋,在法庭外和楼梯间里落寞抽烟的年老色衰(但莫名很甜。。真的,别人也这么描述她)的女检察官。后续的发展里,这些人物也都有了很精彩的发展。比如Box和他绕不开的退休以及退休后警局众人态度的迅速变化,John和他脚藓以及猫咪的故事,检察官和Box的友情以及最后一次庭审的几乎不战而败,放弃上诉后换下高跟鞋穿着球鞋很轻松地走出法庭,还有那个总是有点妙语的法官。每个人都不坏,每个人都是血肉丰满、有感情有思考的人类,让人很容易去理解和体察他们的情绪和心理。唯一我觉得剧本塑造和表演上不够好的是年轻小律师,在聪慧和自以为是之间没有把握好度,而且表情总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你以为她在笑,实际上她在难过;你以为她挺伤感,实际上她在调情。。。而且表演实在没有层次,几场相似的戏,不知想说明什么。夜半写辩词的场景,以为自己串戏到了律政俏佳人。

主角的表演,其实我也是不喜欢的。但是这涉及到个人对表演风格的品味,所以实在很私人。很遗憾地说,我看不到每一个人都宣称从他脸上看到的无辜。这种无辜据说还感染了狱中大佬把他看做珍奇的独角兽兽,因此让我更加迷惑了。大眼睛,没错;柔弱,开始吧,没错。但是大眼睛也神经质啊,也分外偏执和深不可测啊,这从外形上已经无法说服我了。而剧情上,他过往的贩毒和伤害同学的经历、在狱中的表现(直接间接放倒了三个人啊,几乎全无感情波动),以及最雷人的,和女律师的一吻让我完全摸不清这个人物的心路历程啊。他到底要怎样?。。也可能我对监狱戏是从来不感冒,在狱中拉帮结派无甚危机可言,大佬又太杰克苏,实在不知道怎么去理解和共情这段经历。好吧,很关键的一点来了,这个演员,光头后,他像霍建华啊。。。。我出戏啊。。。。

在监狱里,没有杀人的Naz选择投靠大佬,在手上纹下Sin和Bad两词。我问自己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在一路从大学生走到监狱,他已经见到了太多罪恶吧。那么什么是罪恶呢?他的种族中有人为宗教做出极端的恶行,这是罪恶,这种罪恶从911后背负到了他的身上;他和他的家庭、以及其他穆斯林们因此受尽周遭防范和欺凌,这是罪恶;他麻木地推了自己的同学下楼梯,这是罪恶;他贩卖毒品,赚取巨额差价,这是罪恶;他因为想要用派对的机会把妹而偷爸爸出租车,这是罪恶;有人言语恶劣,赖在他的出租车不走,这是罪恶;有人怀着偏激的宗教纯粹观点对他车里的姑娘恶语相向,这是罪恶;他服下姑娘给他的毒品,这是罪恶;有人在路边公然进行着有关恐怖袭击的谈话(以及可能计划实施它),这是罪恶;姑娘的继父以哄骗老女人的钱财为生,甚至施以暴力,这是罪恶;姑娘因为家庭不睦而滥用毒品,自残身体,追求刺激和痛苦,这是罪恶;有人对一个花季少女伸出禽兽般的魔爪,这是罪恶;警察因为他的巴基斯坦裔身份而迅速怀疑他,这是罪恶;探长以为证据确凿,用各种手段诱哄他招供,这是罪恶;John想敲诈一笔这个谋杀犯,这是罪恶;检察官和探长想私下里无论证据坐实案件,这是罪恶;第一个女大律师想用这个案子成名博取关注,这是罪恶;。。。简直无法罗列。而主人公的罪恶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这是一张用罪恶织成的大网,但有趣的是,为了这个案子大家只挑出了与主人公有关的几根蛛丝。于是,更多的罪恶仿佛与人同行、与人共处一般,被大家视作了理所当然。当然了,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运转方式,我们当然需要与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罪恶共处一室。

看到最后,其实凶手是谁已经不太重要了。种族问题、宗教问题、家庭问题、教育问题、各种司法剧常见的逻辑陷阱问题、人性和情感的问题,都已经渲染得非常不错了。我给4-4.5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枪枪是个小画家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