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时代的某个暑假看了整部的迪迦奥特曼,非常喜欢。家人说我看的太幼稚,我不置可否。一笑了之吧。
现在我剧慌。想翻出迪迦,却无意中看到了戴拿。延续迪迦的故事。目前看到了36话。36话这个气氛太好了,迪迦那个胜利队除了大古和丽娜都出来作战了。两个团队合作的非常好。希望这种气氛的多来几集。
肯定会有好多人想,都这么大个人了,还看这么幼稚的片子。其实不然,这就和对我工作的理解误区是一样的。动画早已被贴上了小孩子的标签,动画师自我介绍最通俗的就是,我们是做动画片的,对,就是电视上给小孩看的那种。奥特曼系列也被冠以这个标签。其实这内容,这气氛,都非常的引人深思。
坦白来讲,我是个军迷。之所以归为此类,是因为我喜欢看一个团队分工明确,共同对敌的套路。不过国产的军旅剧很少有精彩的,谍战也是,所以把我都逼到看九几年的电视剧的份上,是我太挑剔了么?

小时候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我心中的英雄是迪迦。这部科幻剧是姐姐推荐我看的,那时爱幻想的我很快爱上了这部剧里的英雄,因为迪迦,我不喜欢其他任何版本的奥特曼,我只爱迪迦。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是在年龄还是一位数的时候,总是和他一块窝在沙发上或者床上看电视。

迪迦,他是光的化身,他是地球的拯救者,每当怪兽侵袭地球的时候,他就从天而降,尽他所能与怪兽对抗,最后怪兽被消灭后,他总会飞向遥远的天空。

我们好像永远都在看电视。

图片来自网络

从以前一个大清早就开始无数次放德式小奶糕与大奶排的广告和多啦A梦的频道开始,搜索各个频道,找各种动画片来看。

当胜利队以为迪迦是在每一次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迪迦一直就在他们身边与他们并肩作战,迪迦是光,也是人。光选择了大古作为它的化身,它的选择是对的。大古是个有正义感的人,他一直在保护着身边的人,一直默默担负起保护地球的巨大责任。

有一天他恰好换到了一个在放奥特曼预告片的频道,然后特别兴奋说要看这个。

起初,巨人是沉睡着的,他们化作石像沉睡于金字塔中,外星生物成功地毁坏了其他的石像,在迪迦石像即将被毁的时候,大古化作光唤醒了迪迦,让迪迦重新战斗。

可那个预告片里的许许多多怪兽让我恐惧,就像是恐怖的音乐过后突然看到鬼的脸映在电视屏幕上的那种害怕。

光之勇士是正义勇敢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大古,他是人类,也是光,他拥有神光棒,命运选中他作为光的勇士,这份责任沉重而艰巨,可是再难的路,他毅然决然走了下去。每次他都会战胜怪兽,为人们迎来明媚的阳光。

我说不,我不要看。

小时候的我也会把自己幻想成迪迦,模仿他战斗的手势和姿势;幻想自己是地球的拯救者,在地球面临危险时挺身而出;幻想自己和他并肩作战,为保卫地球而战斗。

他特别固执,就是不换台。

我感动于佐加侵袭地球时,大古的挺身而出,我感动于在与佐加战斗时,奥特曼重新变回了石像沉入海底之后,所有人为了让他苏醒所做的一切努力;我感动于所有的孩子化成光奔向迪迦的那一刻,那一刻我也融入其中变成光和迪迦一起战斗。

没办法,我在播放片头曲的时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然后把头埋进了沙发垫里。

小时候,迪迦是我的信仰。在商场里,我央求妈妈给我买了一个迪迦玩具,我十分真爱这个玩具,好像它就是迪迦,它代替迪迦一直陪在我身边,我难过会向他诉说,开心会和他分享。在我心中,他是神,也是不可替代的朋友。我对迪迦的喜欢这么多年始终如一,我依然会在看剧的时候爱不释手,我依然会对这部剧情有独钟。

他说:“你看啊!”

长大后,我不再是当年幼稚的小女孩,当我再打开这部剧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更多不一样的东西,我看到了每次怪兽来袭,胜利队对付怪兽的团结一心,懂得了大古为了自己想保护的人付出的心甘情愿,体会到了勇敢与正义终会战胜邪恶与黑暗。

我说:“不要,我害怕。”

外星生物和人类一样,不过人类的领土不可侵犯,如果做朋友,我们热烈欢迎,但是做敌人,我们兵戎相见。大古,迪迦,为了保护人类的家园,勇敢战斗。他教会我要热爱自己生活的地球,他教会我要保护自己生存的家园,他教会我要勇敢正义地去捍卫自己珍爱的一切。

然后他也不劝我了,直接把我的手拿下去,然后把我的头扳起来,对我说:“你看,什么都没有啊。”

亲爱的迪迦,我的英雄,谢谢你让我认识你,很幸运我认识了你。

想想我当初真是太固执了,我还是紧闭着眼睛说:“一会就有了!”

“我在你旁边你怕什么?”

“怪兽要是从电视里出来的话要你有什么用,不一定跑哪去了!”

他好像是无奈了,然后把我的手放在他的手里攥着,说:“这样你就不害怕了吧,怪兽出来了我带着你跑。”

可能是相信了怪兽出来他会带着我跑,我也真的去看了。

真的什么都没有,就只是奥特曼拯救地球的故事而已。

当时迪迦刚刚在大陆上映,街上很多小朋友都在穿胜利队的队服,还有拿着叫什么光棒的变身器大声喊出变身二字的幼稚到不行的小孩子。

当时他可能只是想好好的看个电视,所以才攥住我的手。

可是我仍然很感动。

后来他再也没有跟我一起看过迪迦,那个长得像个蛋壳一样的英雄也逐渐淡出了所有孩童的记忆。

现在的他不再看日漫,当然也更不会看比日漫更显幼稚的迪迦。

上一次我们窝在一起看电视还是即将过年的假期,用他的手机看的电影,不是以前我们一起看过的魔兵传奇名侦探柯南或是海贼王,也不是他曾经很喜欢的家庭教师黑执事。

是从来没有一起看过的所谓美式烧脑剧。

我觉得我们仍然是很有默契的,我喜欢《福尔摩斯探案集》,他喜欢《神探夏洛克》。我们喜欢的东西仍旧是一样的,只是形式不同。

可我还是总想到那个下午。

只有我一个人会想起来的那个下午。

他一定不会记得,他第一次看迪迦是跟我一起。

他同时也会忘了,我第一次看迪迦是他逼我的。

那天的晚上,我窝在他身边对着要睡着的他说:“都怪你,搞得我都不敢睡觉了。怪兽跑出来怎么办?”

他翻了个身又抓住我的手,懒洋洋地说:“睡觉吧,我在你旁边呢,别怕,怪兽出来了我带着你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