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又是一部矛盾的电影。《烈日灼心》的这种矛盾,在前作中屡见不鲜,既是国产电影摆脱行政桎梏走向创作自由前的无奈妥协舍弃,也是影片所欲表达的人性善恶矛盾杂糅的终极命题探究。
前一种妥协,有2014年度获得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金熊奖的《白日焰火》,再往前追溯,可见王全安企图问鼎顶级导演身份的野心之作《白鹿原》。审查尺度、敏感社会话题及警察形象的限制、难以舍弃的片长与谋求商业回报的排片诉求,在相当长时间内仍将困扰着电影从业者及观众,以至于前期舆论营造的高期望总以“怎么会这样”的曲高和寡而收场,不变的是对国产电影信心的一次次伤害。
      后一种探究,还是离不开与《白日焰火》的比较。

       烈日灼心这部影片,我的第一印象便是:影片的英文名很有意思:THE
DEAD END,穷途末路,逃不掉的宿命,正是这部影片的基调。
      影片的大体情节是这样的:三个年轻人:辛小丰(邓超饰)、杨自道(郭涛饰)、陈比觉(高虎饰)因一念之差卷入一场灭门惨案,在随后的七年里,辛小丰当了协警、杨自道当了出租车司机、陈比觉做了渔夫,他们共同抚养案发现场的遗孤。
      在随后的救赎生活里,辛小丰遇见了警察伊谷春(段奕宏饰),两人配合紧密,出生入死,伊谷春很欣赏作为协警的辛小丰。然而,剧情很快发生转变,伊谷春与师父多年来一直追踪七年前的灭门惨案,辛小丰的许多细节都让伊谷春开始怀疑。为此,聪明过人的辛小丰甚至假装自己是GAY来消除伊谷春的疑虑,而伊谷春的妹妹也因一次抢劫事故爱上了拔刀相助的出租车司机杨自道……
      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三兄弟的罪行最终浮出水面,辛小丰、杨自道被执行死刑,而他们一直抚养的遗孤“尾巴”,则由易谷春的妹妹领养。本以为故事就此结束,但一段时间后,水库灭门案真正的凶手浮出水面,交代了犯案细节。至此,三兄弟虽有罪在身,但罪不至死,他们是为了完成救赎,为了在遗孤“尾巴”的人生道路上不留阴影,才决定共赴黄泉。
       犯罪片俨然成了煽情片,为了完成救赎的三兄弟、勇敢爱的伊谷夏(王珞丹饰)都让人唏嘘不已。
        一部影片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口味,不管怎样,我认为还是不错的一部片子,值得一看!

前几天大脸去看了《烈日灼心》,上映十几天,依然排片不少,场场爆满。

      (二)
      《白日焰火》象征着身份的缺失,就像本来只有在黑暗中才能绽放繁华景象的焰火在白日里只剩下一声声脆响和无处可逃的白烟;《烈日灼心》是身份的矛盾,极力隐藏的内心黑暗面在朗朗乾坤下倍受炙烤煎熬至死不休。
      以《白日焰火》为镜,可知《烈日灼心》的人物个性的塑造不如《白日焰火》立得住。
《白日焰火》里,每位角色都面临身份缺失下的情感焦虑。张自力(廖凡饰)中年婚姻事业危机迸发下的酗酒惨淡人生,他失去了男性尊严;梁志军(王学兵饰)最直接,绝望抛弃身份从此不敢露面于光天化日,他失去了身份证;吴志珍(桂纶镁饰)活在被梁志军情感道德牢笼禁锢下的机械世界,她失去了女性自由;干洗店老板(王景春饰)则是中年不能人事的变态心理,他失去了男性能力。一众主角都在努力寻找身份的完整与被认同感,从而推进电影的情节发展。
      而《烈日灼心》中,首先三兄弟的设置就成了疑问,为什么要有三兄弟?去掉任何一个人有没有问题?三兄弟之间的价值观对立很模糊,因此缺乏说服力。特别是陈比觉(高虎饰)的角色,因演员高虎吸毒而大量删戏更显得语焉不详。伊谷春(段奕宏饰)的背景应略作交代,哪怕是一个闪回的镜头,高大全好警察形象太平面化,不足以感动观众。出租屋二楼房主长期监听房客的出场与结局,缺乏铺陈与延展。同性恋设计师(吕颂贤饰)的出场同样显得突兀。
      多说一句,关于三兄弟之间的价值观冲突,可参考陈可辛导演的《投名状》,陈导后来拍的《中国合伙人》明里讲的是俞敏洪等三人创立新东方的故事原型,实际上照搬了《投名状》中的角色定位与情感冲突。三个出身不同的人,眼界与追求自然不同,因此在同一件事上产生矛盾,各不让步,于是采取了不同的行动,矛盾激化,针锋相对,情节不断发展。不同的是,《投名状》走向共同毁灭,《中国合伙人》走向共同富裕。但毫无疑问,死亡的力度更加深刻,《投名状》也成就了陈可辛商业性与艺术性融合最好的电影。

电影院灯一关,评书一出,我抬起头,嘴里还嚼着紫菜包饭,后来那盒紫菜包饭就再也没有吃完。

      (三)
      但《烈日灼心》比《白日焰火》也有进步之处,在于其抛弃了传统电影秉持的“善恶对立”的简单二元价值判断体系,而是将每个人装进了道德困境的囚笼里,反复煎熬着、炙烤着,模糊了好人与坏人的简单定义,最终形成了一个解不开的局。局里的人物,除了三兄弟外,还有伊谷春,还有他的警察师傅,至死都无法挣脱。
      为了衬托局里人物的矛盾性,电影设计了很多温情的片段。杨自道载着伊谷夏在空无一人的跨海大桥上飞速掠过新年倒计时,欢快的音乐就好像杨自道那似乎触手可及的幸福时光;辛小丰与协警身份不对称的拼命三郎式工作作风与伊谷春的赏识怜惜,甚至陈比觉默算尾巴医疗费用的呆笨执拗,都极具感染力。对于心理有罪的他们而言,可以行走在阳光底下,呼吸着新鲜空气,却不敢有再多奢望,反而一直用行善来减轻内心的负罪感。但这种前后极致的反差,却没有升华的结果。韩国电影《老男孩》中,崔岷植十五年后现身楼顶天台碰到了一个本欲轻生的男人,那个男人对他说了十五年来第一句话,“即使我是一个魔鬼,难道就没有生存下去的权利吗?”。当鞋子落地的一刹那,杨自道与辛小丰均心平气和的接受,陈比觉落荒而逃,后者的逻辑性似乎更高,前两者死的太容易,反而压抑了悲剧性的爆发力。
      多说一句,结尾的戏真心虐心,不是内容残酷,而是导演的自作聪明,特别是伊谷春推断出三人因为受害者子女尾巴而一直隐而不发,但这实际上已经很明显了,不需要借伊谷春的恍然大悟来引导观众,同时也削弱了电影本可发挥的人性深度。
      故事片的核心是故事,但除了故事之外,还有有一些导演自己对于现实社会的思考。《烈日灼心》中借用伊谷春的台词,对“法律”做了很形象的描述,但仅仅这是不够的。法律有时候也会犯错,错的也许不是法律本身,而是执行法律的人,那么谁又能对他们的错误负责、谁又会审判他们呢?

太紧张太刺激了,紧张到手心冒汗,刺激到闭上眼喘粗气缓解,哪还有时间吃晚饭……

      (四)
      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对《烈日灼心》推崇备至,除了最佳影片外,甚至颁出了令大众瞠目结舌的影帝三黄蛋,一时风光无二。但第2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却没有给面子,仅仅给了邓超“最佳男主角”提名。但我更偏爱段奕宏,虽然受限于角色性格不够丰满,但段奕宏骨子里的狠戾阴冷的元素与角色的贴合度更高。郭涛则由于角色个性不够突出制约了发挥的空间。不过,这部电影拯救了《分手大师》及《奔跑吧,兄弟》以来的邓超。人生总得有一次机会,不再让自己一直逗比下去。
      多说一句,请注意饰演真正凶手的话剧演员王砚辉,虽然只有一个镜头、几段台词,但其台词功底与表情拿捏令人拍案叫绝。尤其是当他对着镜头,嘴角挂着一丝狡黠的微笑,摇头道“不找”的时候,其整个人物如毒蛇般狠毒狡诈的气质顿时突出出来,让人不寒而栗。他夺走的不光是一家四口的性命,还有三个男人的一生。虽然他最后才现身,却是这一曲人间悲剧最直接的元凶。印象中上一个戏份如此之少却如此出彩的配角演员,是高群书导演《风声》中的吴刚,温和笑容里蕴含着不寒而栗的恐怖,精妙诠释了“笑里藏刀”的全部涵义。巧合的是,吴刚也是话剧演员出身。

模仿单田芳的评书以及凌厉而快速的剪辑把人代入那场水库杀人案中——裸女、杀人犯逃逸时的紧张和焦灼,仿佛还带有点不太敢相信这件事已经发生的恍惚。

高虎饰演的陈比觉因为极度惊恐,与同伴厮打过程中被树枝扎进了眼睛。故事是紧张的,评书是缓慢的,带有事后回溯的意味,有张有弛,如果维持着开头的水平,不说是神作,华语电影新标杆应该算得上了。

然而遗憾的是,之后影片的发展颇有虎头蛇尾的感觉。

不过幸运的是,原著本就是环环相扣充满了刺激性,辛小丰和伊谷春的感情发展套在案件中,而谜团也在案件中缓缓揭开,观众激动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的案件,辛小丰、杨自道甚至是陈比觉的形象都丰满了起来。

影片刺激紧张,让一些观众大呼过瘾,尤其是高楼戏,虽然能明显看出贴图痕迹,却胜在节奏上。这大概是一种看了2D电影,却身临其境有一种看3D电影的感觉吧。

在感情的处理上,主线感情是辛小丰和伊谷春,段奕宏的演技简直是影帝级别,一个眼神和小动作就能展现出他的纠结和坚持。

影片对伊谷春的情感处理略显朦胧,很多观众会认为作为一个警察,他对辛小丰的感情在人情和法律之间徘徊,他欣赏辛小丰,知道辛小丰是多么努力的在维护自己正义的新生活。然而说实话,影片中伊谷春的眼神,分明带有点深柜的意思,点一根烟,自己抽一口,给辛小丰,自己再点一根,在高楼抓捕台湾逃犯时,辛小丰抓住坠下的伊谷春,伊谷春死活让他放手,然而放手又有什么意义呢?有小伙伴说伊谷春的那句“去自首吧”有着明显配音的痕迹,和演员的口型对不上,段奕宏说的应该是“放手吧”。

是不是放手之后就没人知道辛小丰的陈年旧事了呢?连命都能为了辛小丰放弃好吧或许是我脑洞太大。

(不过在原著中他俩一起养了一条狗)

原著辛小丰就是gay,和台湾设计师是在酒吧认识。

杨自道和伊谷夏这对BG情侣的感情或多或少冲淡了杨自道身上苦大仇深一定要领便当的气质,不过王珞丹的表演……怎么说呢,要是我是个男的我也会没啥感觉的。

除了感情之外,电影的bug较多,评书那么好的开头到最后不知道让导演忘到哪儿去了,高中语文老师教的首尾呼应都忘记了。

陈比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虎吸毒的原因,形象跟纸片一般单薄,直到后来注射死的时候我还在想另一个人在哪儿。

电影将尾巴设定为死者的女儿,这让本就狗血的原著更加狗血,最后居然说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女孩子,强行洗白也是挺6的。

导演最后添加了“第四个人”,除了被强奸而死的女孩,其他人全部都是“第四个人”杀的,第四个人用无所谓的态度来深化三个人的善良,也让大家看到第四个人才是真恶——身负命案却从不忏悔无所畏惧。

然而,“第四个人”的出现减轻了之前赎罪的重量,也把辛小丰和杨自道的“冤死”归于不让小女孩承受知道爸爸们是杀人犯伤心的动机,未免有些牵强。

而当导演被问及如此改编的考量的时候,导演将自己的改编归于对于观众心理的讨好与妥协,但是这种讨好和妥协却的的确确反驳了同期上映《刺客聂隐娘》导演侯孝贤的“背对观众论”。

结果一目了然,面对观众的创作自然更讨观众的喜欢。

结局处理的漏洞不仅仅是“第四个人”的出现,还有陈比觉的自杀。陈比觉的结局居然丰满了起来,导演莫名其妙赋予了他160的智商,和装傻充愣逃避刑罚的属性,最终跳海得不明所以。或许也是为了赎心里的罪吧。

很有意思的是,当我们在微博和各大娱乐版面上接受了逗比的邓超之后,《烈日灼心》将会给我们一个极大的颠覆。邓超在最后一场戏中的注射死亡是真实注射,只不过把药换成了葡萄糖,而即便是在电影院播出的删减后的几秒镜头,也能让人心灵震撼。(注射死亡有三分钟,未删减的没敢看)

邓超和吕颂贤的激情戏被删,肉渣都没有了,不过在一个不依靠“露”和“脱”的电影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看完电影,有点恍惚的走在街上,汗湿的手心被冷风吹干。我心里一直有着一个念头,那就是:珍爱生命,远离犯罪。

这部剧的教育效果真心比一些主旋律好多了。来自可爱的暴走漫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